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又遇成荣庆  

2016-04-07 07:2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漫长的人生途中,相遇是一种机缘。
      4月2日,我正好把几件冬装洗好晾起,用洗衣服的水拖完地板,叶家跃来电话,说成小龙来了青浦,住在青浦宾馆6208室 ,让我去宾馆会面,我喜出望外。因为我的《播种希望》里,有四处写到成荣庆助理员,正想要给他捎一本书。我家离宾馆仅一站路,我很快去到宾馆,没有料到助理员自己也来了,给了我一个惊喜。原来小龙夫妇在浙江温州农学院任教,这次自驾来上海扫墓,助理员也跟着来了。老成原是农一师上游一场宣教科助理员,他曾在兵团文工团待过,会拉小提琴,能写谱。退休后他家住新疆昌吉,来上海不容易。
     我到6208房间门外,助理员也看见我了,两人就在门口紧紧拥抱,此情此景,难以言表。这时,小龙也来了,他招呼我坐下,殷勤地给我倒了水,我则拿出了我的两本书:《蓝坊斋诗钞》和《播种希望》,也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小龙忙不迭翻开我的书,说也要帮他父亲把许多资料整理出来。他说他父亲曾和王洛宾有过交往,也曾见过马步芳,我说你父亲身上有许许多多有价值的故事,应该记录下来。
     我在《播种希望》书中写到有关助理员的有四处,一处是去阿瓦提拜年,一处是在二连地屋子看望了他的爱人尹桂珍,一处是我进子校,助理员介绍我能“吹拉弹唱”。还有一处是2006年老成从新疆来上海,由原演出队的上知青全程陪伴,在嘉定、青浦、松江、市区逗留,由吴占荣、方心广摄了录像,制了光碟。成助理员对我来说有知遇之恩的,不觉一晃已是五十多年了。
     我们聊起了往事。他说我在九连能把班里的上海青年拢在一起,说完成任务后就让他们休息的事。我说那时我就主张责任包干,也是有风险的。领导批评下来得由我担着。好在我们开荒的功效不低,领导也大度,没有批评过我。让我意外的是一次我在请李指导员的爱人(木工)装砍土曼把子时感觉到的。阿姨也叫我吴老师,笑着夸我有办法。说到李传胜指导员,我就想到了他的孩子李华、李克。我们又谈到余长生连长,想到了他的爱人排长谢秀兰,至今谢排长喊我们起床的大嗓门犹在耳边。后来,他们的孩子余占林、余占花我都教过。
     我问成助理员在新疆能否见到沙克文、黄龙驹,我请他代我问好。说起沙克文,我就想起了他的两个孩子沙禾、沙菽。我讲了沙菽连跳两级的事。我把这事写成通讯投《阿克苏报》,金其圣让发表了,谭昌平校长看了兴高采烈,把文章用红笔圈出来,贴在教室外墙上鼓励学生们努力学习的事。
     那时的孩子里,数小龙最调皮,在场部是出了名的。老成也讲了一次小龙跟别人爬上水塔,在水塔上拉屎的事。这事在场部传得沸沸扬扬,幸好叶家跃看到,说不是拉在水箱里,那时水箱还没有建成,只是拉在保温的油毛毡上。后来小龙自己又爬上去清除了。
     老成生三个孩子,小虎、小龙、丫丫,尹桂珍过世早,三个孩子都是老成一手拉扯大的。现在老成91岁,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让人羡慕。他说他的三个孙辈都在上大学,我打从心里深深为他祝福。
     叶家跃来了,小龙用手机给我们留了合影。小龙的爱人叶老师也从隔壁房里过来了,小龙就在我们旁边让叶老师用手机留了合影。叶老师她也翻看了我的书,建议请我签名,说签名是我的墨宝。我也不推辞,就在两本书上都写了“成宇先生大鉴”,再签了名。
     后来黄开佐、沈晓清夫妇到来,邢开健到来。黄、沈是在新疆退休的,两家的孩子黄巍屹和丫丫是同学、微信圈的好友,因此 话就更多了。老成想见方心广,可惜方去了松江,来不成。吴占荣因膝盖骨开过刀要拆线,他和董望弟也来不成。不觉已到中午12点,小龙想请我们一起吃饭,沈晓清立马说她去桥梓湾大酒店订台子。酒店离宾馆不远,沈一会就回来了。我们就一起去酒店。老成左手拉着老叶手,右手紧紧搀着我的手,万里迢迢,半世纪的友情都在掌心里传递。我们小心翼翼走斑马线过马路,来到酒店。
     沈晓清退休前在十六团当幼儿园领导,很会应酬,点了许多茶,白斩鸡、酱鸭、红烧肉、酸菜鱼......摆了满满一桌,还不时让服务小姐换小盘。一道“松子蚂蚁”,我第一次见,第一次尝。蚂蚁是油炸过的堆在松子上,我只是感到新奇。我坐在老成旁边,悄悄问老成,那时怎么会想到调我去子校,他说,因为我在上海教过书,他下连队时又看到我能把上海青年组织到一起,为人老成。我想音乐让我们俩的心灵沟通应该也是一个原因。他在席上给小龙讲我家那位跟小龙妈妈曾在一个班,是好朋友。席间,鞠宝玲来了,齐胜妙也来了,他们已经吃过午饭,就坐下说话叙旧。沈晓清则抢先去付了账,尽东道主之谊。
     菜多出了许多,服务员建议打包,老成建议给我家那位带些菜去,我没有客气,要了两块M喜欢吃的发糕,沈则把两个生煎肉包子也塞进了我的塑料袋里。鞠宝铃邀请大家晚上去他家,拿出手机跟儿媳通了话,让她作些准备。我因晚上女婿女儿要来,推辞了。散席后,我就跟老成、小龙依依惜别!
     回思往事,人生如烟,许多事都已经散去。只有真诚的友谊,坚如磐石,天长地久!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