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在珠溪的时空隧道里穿行  

2016-01-21 17:0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我是朱家角人,吴玉泉老师送了我一本他最近出版的书——《珠溪素描》。我每天读几篇书里的文章,在珠溪的时空隧道中穿行,知晓了许多已经沉积的史实,不禁浮想联翩,流连忘返。
     珠溪、石皮珠街,跟放生桥、古银杏一样,那是千年古镇朱家角的名片,据传1700年前已经形成村落。珠街沿珠溪而建。在放生桥堍放生亭前的石碑上刻着重建放生桥的文字,就称当地为“珠街里”。以后,也称“珠里”、“角里”。珠溪,是因为溪是圆弧形的,珠街,也是这个原因。以后。沿溪而建珠街两边的商铺,大都是一个门面,两层,下面做生意,上面阁上住人,据考证,朱家角在宋元时候曾名朱家村,明万历年建镇定名“珠街阁”,后又因口传,传成“朱家角”,于是就这样流传至今。
     在千年珠溪的历史长廊中穿行,已经不见了烽火硝烟,只剩下古人的文化积淀。我先从书中写到的放生桥说起。这有‘井带长虹“美名的江南第一大石拱桥,已经屹立在漕江(淀浦河)上445年。现在每逢周六周日,放生桥上中外宾客,人潮如涌,摩肩接踵。放生桥应该是古代跟现今,古镇跟全中国、全世界时空的联结点,“放生”,大慈大悲,莫妄开杀戒,也传达出佛教对国际关系、人际关系,以及人类社会跟大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理念。
      对我个人来说,曾经离开故乡近半个世纪,尽管很注意报道古镇的信息,但毕竟感觉到陌生了。《珠溪素描》系统地介绍了朱家角的自然环境、历史渊源、人文古迹,有许多许多是我不知道的内容。书中对街道、弄堂、桥梁、民宅的介绍,让我对古镇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书中介绍的柳亚子别墅、济阳里,我都到过。柳亚子别墅那时我们叫“吃素堂”,我有一个堂姑母吴守默就在那里吃素念佛。我到济阳里,则是因为大表姐徐珠英一家住在那里。许多往事都因文字在我脑海中浮现。
     在“朱家角米市与市场化经营”一文中,提到的吴启文,是我族公,他儿子吴熙若除继承产业外,解放后在上海(市区)当西医。我父亲就在正余公米行当看白先生,父亲母亲经常谈起“恒益”、“合丰”,读了《珠溪素描》中的有关文章后,我才知道恒益米行是席家、赖家、吴家合资开的。集资合股开行办厂是朱家角市场经济发展的模式。据文中说,1914年《江苏省青浦实业考察报告》记载:“青(浦)朱(家角)两处,均系商务繁盛之区,最盛者以朱家角称首,商品以米大宗...全年运销沪浙等处约七十余万石。”朱家角当时的民间集资,股份分红的发展形式应该是现代民营企业发展的蓝本,只是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信誉。
     文章提到“1924年直系军阀江苏督军齐燮元与皖系军阀浙江督军卢永祥为争夺上海兵刃相见,战火弥漫。无锡、常州销到上海的米运输线中断。朱家角正余粮行老板徐韵竹抓住了这一市场机遇,把青浦出产的“青角薄稻”辗转销到上海。不但为正余公米行赢得了可观利益,也让青角薄稻在上海米市独占鳌头。青角薄稻米粒均匀,晶莹饱满,粘性好,吃口软,自此以后就远销到天津、北平、济南、青岛。朱家角米业鼎盛时期年购量可达百万石左右。
     文章还提到,“青浦解放时,朱家角米业同仁为支援解放事业,竭尽全力,捐献了大批粮食,全县共捐粮食计约150万斤,朱家角米业占105万斤。”
     时光倒流到100年前,朱家角人陆士谔,他曾在幻想小说《新中国》中真切地预言,百年后将在上海浦东举行万国博览会,那年正巧是1910年。2010年央视首期“世博之最”称陆士谔为“中国伟大的预言家”,称《新中国》中的预言是“100年最精准的世博预言”。100年前,漕江上,放生桥前,樯帆竟逐,舟楫云集。那时,镇上已经有五金百货店,洋货、京货、广货齐全,满足四乡农村的需求。乡脚辐射到江苏昆山,浙江嘉兴农村方圆百里。三爿钱庄的业务拓展到县城、白鹤、重固、金泽、练塘。那时朱家角已经有了电灯厂,有了邮局,“俱乐部公记”,楼上茶座,楼下浴室,则是当时人际交往的信息中心。以后又因沪杭铁路建成,海运兴起,槽运废弛才逐渐失去航运地位。
     时光再推前200年,朱家角小江村人周郁滨的《珠里小志》记录了这样一段历史:元朝时,朱家角已经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居住区了,明万历年间建镇,已经是棉布贸易的一个集散地。“渔米庄行闹六时,南桥人避小巡司。两泾不及珠街阁,看尽图经总未知。”这“闹六时”应该是六个时辰,整个白天都很热闹。朱家角商贸的发展让诗人赞叹,诗是当时朱家角繁华的真实写照。料想当时松江“衣被天下”,朱家角四乡农民织的布,以及朱家角漕港转运的布是有相当影响的。
     200年前,朱家角出了一个能人,名王昶。他的名字我早就知道,王昶祠堂在虹桥南堍,雪葭浜小学后河南岸,离我家不远。雪葭浜小学居民称“文昌宫”,我感觉这应该跟王昶的影响有关系。祠堂朝南、朝东两排各几间瓦房,外围植灌木为篱。祠堂曾住着我的一个小学同学一家,我想那同学应该是王昶的后代。我也参观过坐落在西瑚街的王昶纪念馆,但印象不深。这次阅读书中的文章后,才有了深刻认识。王昶出生在一个衰落的书香门第,父亲教育有方,但不幸早逝。他靠帮卖掉母亲织的布维持生计,在民众眼里只是一个“卖布郎”。幸好从师于一位与父亲相交甚厚的名师门下。他考举人曾数次落榜,后来才中举。他的才干在乾隆巡江南时被发现,以后一路仕途直上。他也因为朋友的事被牵连,削职为民。后到云南从军,功勋卓著,又得乾隆恩宠,常代乾隆出巡处置问题。他深入地方,多年参与平乱、治安、办学、赈灾、开矿等具体工作。他的官应该是历朝朱家角人中做得最大的,最后却因云南铜矿亏空一案,他已经退休,仍被嘉庆帝摊上了2万白银赔偿,他不得不卖掉三泖渔庄等家产,穷困蜗居在祠堂里。他的学术成就比做官更有贡献。身后他有《金石萃编》、《大清统一志》、《续三通》、《春融堂集》、《湖海诗传》、《湖海文选》、《明词综》、《清词综》、《青浦诗传》等价值极高的经略、金石、文学著作传世。王昶他宠辱不惊,著作等身,享年83岁,当为后世楷模!
     说到三泖,九峰三泖,江南胜景,诗情画意。原来在青浦曲水园假山塔上可以瞭望到。泖河、泖田、泖塔则是朱家角人经常谈到的话题。泖河很宽,古代四周曾是一片汪洋,后引水入海,才成陆地。只是地势低洼,多为池沼荡田。至今的西岑应是汪洋西边的高地,莲盛应是广植荷藕而得名。荡田容易遭水灾,产量不高。当今农民栽种茭白,遂成产业,连茭白叶也成了制工艺品的材料。这沧海桑田倒可以由泖塔作证。这唐代乾符年间建的木塔,已经矗立近1200年。建塔因泖河广阔,为导航的标志,夜间塔顶悬灯。塔下寺院名“禅照寺院”,宋易名“福田寺”。建塔后,“南宋时成江南胜景,泛舟游湖者络绎不绝。明以后湖演变成水田。”我想泖塔也是千年古镇的标志。
      穿出珠溪时空隧道,只觉眼前一片“春晖”。作者虽是历史老师,但在朱家角中学‘春晖楼’的小阁楼里培育了“春晖文学社”,自1985年始,那时的“小荷初露尖尖角”,10年后就“芙蓉国里尽朝晖”。当今的朱家角更是春光明媚。1991年朱家角被市政府命名为“上海历史文化名镇。“泰安桥”在世博会中国馆的展出令观光者瞩目,朱家角已经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中国旅游品牌十大景区之一,获“最值得外国人去的50个地方”金奖。每年朱家角吸引了数百万的中外游客。在许多重大国际活动中,像APEC会议、世界遗产大会、第三届华赛、国际赛艇赛、世界音乐节等,朱家角已经打造成以文化品牌著称的世界级的旅游胜地。
      读完《珠溪素描》,我感觉作者是秉承周郁滨的《珠里小志》的旨意,系统地用文字来保存许多朱家角的史实,作者更着重呼吁重视朱家角的文化脉络,宣传美丽的朱家角,表达了珠溪赤子的拳拳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