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蓝坊场忆旧 汪一鹏  

2015-06-05 17:4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如白驹过隙,自17岁离老家赴京上学以来, 57年一晃而过。古稀之年,记忆力日减,而儿时旧事却常常翻上心头。小时家住角里(大名朱家角)东瑚街陆家弄(后划归胜利街)深处,弄口面对着潮来潮去的清清河水,河里来来往往的小船发出吱吱哑哑的橹声。弄口河边是一片条石铺就的街道连着驳岸,长数十米,齐整平坦,在傍河商铺林立的镇上算是一块难得的空旷地,自然成了水陆交易的首选场地,人称蓝坊场。它两头有三个河滩头(河埠,条石砌成的下河台阶),是人们日常汲水、洗刷的场所。石驳岸边的穿绳石孔,正好供泊船。而石阶正好供主妇们下阶看货,与卖主讨价还价。

      最常见的是菜蔬和水产。农民带着自种的青菜摇船上街卖,先将沾着露水的新鲜青菜卖几个钱充实口袋,买主看见青翠欲滴的菜心里高兴,手里忙着挑选,嘴里忙着砍价,最终到底还是顺利成交,两厢满意。水产船大都是苏北人经营的,他们往往吃住在船上,以船为家,角里人把船上的女人叫“网船阿姐”。船舱里放了水,鱼悠悠然游着,甲板上木桶里还有活蹦乱跳的河虾,时令合适盆里说不定还有黄蟮。精明的主妇挑肥拣瘦,还要仔细检查卖主手中杆秤上的份量是否得当,或者还纠缠着要挪一点秤砣绳位置让秤杆翘起一点。偶而有捞河底蚌、蚬和螺蛳的船正现场作业。放学经过的我就站那儿津津有味地看着,船上的强壮男人用两根长竹杆下端带网的大型夹子把河底的泥沙一并夹上船头甲板,“网船阿姐”坐在小矮凳上用耙子将藏在河泥沙中的河蚌、蚬子、螺蛳检出扔进筐里,同时把耙选过的泥沙推回河里。令人惊奇的是,市河底下居然还生长出大如手掌的大蚌,大蚌里剔出的蚌肉丰腴肥硕,角里人褒称其为“水产肉”。可见,当时的河水是多么的适宜生物的生长!螺蛳是极受人欢迎的廉价水产品,从网船上买回家,放进水养一阵,让螺蛳吐出污泥,捞起用剪刀铰去壳尖,倒进油锅,旺火猛炒,加少许盐、酒、切碎的小葱、姜丝,再加一点水闷锅片刻,即打开锅盖,香气四溢,盛入碗中,是饭桌上一道美味的家常菜。

      老家的土灶用稻草烧火,秋收之后一船船稻草堆叠整齐、装得高高的,应时而来,立刻蓝坊场上热闹起来,家家都要储存烧火柴草,于是,“我要40捆!”之类的叫声此起彼伏。卖家把一捆捆稻草抛投到岸上,而买家要把一捆捆稻草归置在一起,再叫来全部家人把稻草往家里搬。等到家家买完,船也远去,最后还会有人把场上漏落的稻草打扫起来,在那年代,一点浪费都不会发生。

      解放前,农田里只用有机肥,实际就是猪粪和人粪,或者冬天田里种苜蓿。人粪当时是宝贝,只见一只粪船摇过来,船舱里盛着大粪,在那里晃荡着,人们招呼船主家里有粪,他就挑一担粪桶连带粪勺上门把粪缸清空,装上船,还付你粪钱。认真的船主还会将蓝坊场上粪水弄脏处冲洗干净。

      最令小孩们兴奋是秋冬季节一船船菱角沿河叫卖的时候。最早出现的是四个角的水红菱,堆在船舱里勾住了小孩们的眼睛。大人也会多少买一些,为过中秋节所用,先作供品,再在明月高照时全家一起剥菱享用。水红菱肉含水分多,生吃爽脆微甜,有股清香味。接着是两个角的腰菱,腰菱个大,两角向下弯着,生吃熟吃均可,煮熟的腰菱皮厚且硬,从正中间咬开要有好的牙口,仔细把菱壳一片片剥去,剥出一个完整的腰菱肉有点像猪腰子,味道软糯可口。还有一种四角小白菱,个子最小,但自卫的武装最好,四个角尖而硬,让想吃它的小孩子望而生畏,不敢下嘴;天再冷一些,无角的湖菱(也叫元宝菱、和尚菱、馄饨菱)就上市了,湖菱产量大,价格最便宜,最大众化。满载着湖菱的小船船头上放着一架小灶,从盖着的棉帘下冒着腾腾热气,透出些香味,号召着四面八方的居民走下河滩头,称上一两斤、三四斤,也用保暖的布头裹着,匆匆带回家去,这是冬天里一家人围坐休闲、边吃边聊的最佳食品。煮熟的湖菱肉因品种和煮熟程度不同或粉或绵,人们可各取所需。有时,卖家会在蓝坊场安营扎寨,小灶头日夜烧着,使周遭的百姓随时想吃随时可买,实在可称得上真正贴心便民的买卖了。

    秋冬时节,另一样令人念想的舶来物是荸荠。那不起眼、带着泥的荸荠一经洗净,露出深紫红色的光泽,诱着人把它削去皮,送入口中,一股甜水充溢口中,荸荠肉也嫩脆甜爽,非常好吃。买多了,也不妨,放进竹篮里,悬吊起来,多时想起来,取下一看,荸荠干缩了点,成了“风干荸荠”,皮皱皱的,却方便了人可以把皮一片片地剥下,吃一个白白完整的荸荠,这时水分少了,甜度大了,也许是淀粉转化成了糖份。

      蓝坊场也是肩挑小吃担的生意人乐意停留之所。最常见的馄饨担子一头挑着各种原料和木柴,另一头挑着烧着火的小锅灶,走着敲出“笃,笃--笃”的竹梆声,吸引着大人孩子围拢来。可惜我家贫困,这种普通美味从来也没有买过。卖汤圆的担子与馄饨担子类似,还有甜香味四溢的糖炒栗子担子、劈啪炸响的生炒热白果担子和闻着臭吃着香的油炸臭豆腐担子、五香豆腐干担子、捏糖叫子糖人的饴糖担子。这些小吃担子在孩童记忆中刻下深深的印记,这蓝坊场实在是交替上演着百姓生活的真实画卷。

      带着这样的记忆,两年前趁回乡探亲之际,特地重访蓝坊场,并徘徊良久。那里景物依旧,只是感觉比原先的印象小了一些,令人惋惜的是,河水不那么清了,也不那么流动了,河底也看不到以前所见摇摆着的绿色水草了,河面静悄悄的,见不到小船往来,河滩头被冷落了,蓝坊场失去了当年的热闹和生气。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卅年河东,卅年河西。蓝坊场从历史的舞台中心退到了边缘,少了些忙碌喧哗,多了些宁静悠远,正如街边闲坐着聊天、享着清福的老婆婆们一般。

                            2014年 9月13日初稿,19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