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莲盛姑(小说)  

2015-04-28 11:5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终于结束了!1980年春的一个夜晚,唐管理员来我家串门,原来他是特意来核实我的情况的。在我调到农场职工子弟学校不久,我曾经递过一张加入组织的申请。我递申请书不是心血来潮。早在进疆前,我读了许多鲁迅的作品,也读了雄文《四卷》,决心为民族事业出一点力。不久,文革发动了,十年时间里,我的申请就石沉大海。
        78年恢复高考,我教了两年戴帽子高中班的语文,参加高考的学生成绩不错。这时也正好上游水库和上游一场合并。从水库调来的一名副指导员工作很认真,竟从尘封的档案里翻出了我的申请书。组织上才讨论了我的事。唐管理员坐下后也没有太多的话,单刀直入问我是否有个姑姑,我说:“有啊,我的这个称呼“娘”的亲姑姑可真是贫下中农成份。”“你是否知道两口箱子的事?”唐管理员旁敲侧击试探着问我。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说的是三恩娘的两只箱子。
        我们当地把父亲的姐姐叫“嬷嬷”,而把父亲的妹妹称“恩娘”,想来可能是小姑子可以帮嫂子带孩子,所以,侄子女就称小姑叫“恩娘”。三恩娘是堂伯父的亲妹妹。堂伯父家解放前在上海法租界,有两幢自己建造的三层楼房,早就使用惯了抽水马桶,也没有蚊子的困扰,很少到乡下老屋子来。堂伯父在乡下有田,在镇上有米行,土改后,堂伯父就靠所学专业行医为生。三恩娘名守默,人如其名,清心寡欲,与世无争,只有她住在朱家角吃素堂吃斋念佛。在人民政府封堂伯父家房子时,允许三恩娘把属于她的两只箱子取出。三恩娘就把这两只箱子拿出后先放一放在莲盛姑那里。
        说到莲盛姑,我们也是近亲。她父亲跟我祖父是亲兄弟。她是四房,我祖父是六房。我们叫祖父“大大”。大房无子女,我父亲立嗣在大房,所以我们也称大房公公叫“立嗣大大”。莲盛姑则是我立嗣大大认的干女儿。在宗亲上我父亲和莲盛姑是兄妹。莲盛姑夫婿家在莲盛乡下。夫婿早亡,她就带着孩子回朱家角娘家住。因她家大娘生的一个儿子参加了解放军,莲盛姑家是军属,她在街道里表现积极。三恩娘把箱子寄放在莲盛姑处,应该是十分保险的。
        说起莲盛姑,我家和她还有一层关系。因为莲盛姑的哥哥只生一个女儿 ,古人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香火”要传下去,作为族长的堂伯父看到我父亲有三个儿子,就劝说我父亲把哥哥立嗣到四房。我父亲答应后,就拿出15石米修葺了四房的房屋。哥哥结婚时的新房就做在四房。谁知四婆婆一死,莲盛姑立马变了脸,冷言冷语要撵哥哥出门。那时,莲盛姑正在风头上,新社会也不兴封建宗法那一套了,我父亲就让哥哥嫂嫂搬出来借房子住。
        到了54年的一天,三恩娘来到我家,很生气的样子,她说她来取箱子,莲盛姑把箱子的事赖了。原来三恩娘把箱子寄在莲盛姑那里,没有证人,也没有写凭据,本来这是亲戚间常有的事。三恩娘这可能是第一次,也许终生就这样一次遇到了这事,就像一个特别爱洁净的人吞下了一只苍蝇似的。我母亲正在烧饭,三恩娘一边帮着烧火,一边愤懑地诉说着,母亲就劝慰了几句,留她吃了午饭。那时我刚14岁,正失学在家,才知道有这事。
        59年夏天,当时物资很紧张,莲盛姑就把三恩娘箱子里的布匹拿出来卖,这事街坊邻居都知道。     
        怎么文革中有人“揭发”我吞了三恩娘的两只箱子,是莲盛姑自己心虚,想嫁祸于我“揭发”的,还是她挑唆不知情的人揭发的,或是新疆方面有人去调查,街道里的人听信了她的金蝉脱壳之计,这我就无从知道了。但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拙劣伎俩倒可以证明三恩娘说的话是真的。
        我把这些事向唐管理员一说,并说,土改时我们家划的是“工商地主”,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三恩娘怎放心把箱子放我家呢?且说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好在管理员也是个明白人。这事以后就再也没有提起。
        “人心隔肚皮”,这事也让我事后感觉“汗毛凛凛”,文革期间发生了许许多多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极其荒唐的事,也造成许多的冤假错案。我只感到很幸运,这相隔5000多公里射出的一支暗箭,我竟浑然不觉。这倒应了一句“日间不做虚心事,半夜敲门不得知”的老话。现在想想,在那个年代里,亲情也如此扭曲,倒是可以作为教育后人的好教材。
        据说文革后,莲盛姑对家嫂倒客气起来了,街上碰到,一口一声“新嫂嫂”,把自己的身份降了一辈。她临终前还特意关照子女,要给我哥哥家“报丧”。看来她也有所忏悔。我家本来就有句古训:“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文革中许多整人的人后来也遭了报应,莲盛姑有的事做得也真太失“格”了。而阿弥陀佛的哥哥嫂嫂,还是去参加了她的丧礼,送她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