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语言的故事  

2014-06-20 10:2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14日《健康文摘报》6版上有一段摘自《郑州晚报》的文章,题目是“宋朝面汤用于洗脸”。我不觉哑然失笑。文章开头说:“宋朝的面汤不是喝的,而是用来洗脸的。”文章还用《水浒传》第二十三回的文字为证:“次日早起,那妇人(潘金莲)慌忙起来烧洗面汤,舀漱口水,叫武松洗漱了口面”。这些文字已经说得很清楚,烧的是洗面汤,这面汤是用来洗脸。其实我们当地农村里的人至今仍然把洗脸水叫“面汤水”,把快绝迹的土灶上的水罐叫汤罐,把脸盆称作“面箩或面盆”。这个“面汤”其实只是“洗面的热水”,不是下了面条后的那可以喝的“面汤”(麺汤、麪汤)。这个“汤”字是个多义字,有“热水、开水”的义项,成语“扬汤止沸、赴汤蹈火”的“汤”就是这意思。而“面汤、茶汤、药汤”的“汤”则是另一个概念。之所以会发生误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大陆在汉字简化时把“麺、麪”两字都简化成“面孔”的“面”了;一个原因是河南人有一个饮食习惯,为了不浪费粮食,他们在做面食时,将案板上、手上的面粉屑都放进开水里烧成“面汤”就馍吃,就叫“喝汤”,无怪乎会有这样的联想。

方言应该是很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据说在上世纪的太平洋战争中,美军就利用土著纳瓦霍族人的语言设置密码。因为他们的语言没有外族人能够听懂,他们开发的密码从未被日本人破获,保全了太平洋战场上成千上万的美国士兵。美国海军陆战队表扬称:“如果没有使用纳瓦霍语,海军陆战队永远无法攻克硫磺岛。”

无独有偶,在上世纪中越边界中方的自卫反击战中,中方军队的上海崇明战士也利用崇明话通讯联络,有效阻止了敌人的窃听,收到了出色的效果。

贺知章诗里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乡音,这方言,还是很有生命力的。古代的“游子”,现代的“漂族”,在异乡客地听到了乡音,就能少一分内心的寂寞,多一分乡愁的慰藉。

学习标准汉语是社会交流的共同需求,这跟随着全球化的进程中国孩子拼命学英语而外国有见识的人努力学习汉语的道理一样。但方言和乡音仍是各地的的一张无形的名片。四川人有巴蜀的独特口音,上海人有吴地的口音,广东人有粤港的乡音...上海“海纳百川”,各地人的口音都有,上海滑稽戏里利用不同方言的表演艺术常令人笑逐颜开。说到文化传承,唱沪剧要用上海话,唱越剧要用绍兴话,唱锡剧要用无锡话,唱评弹要用苏州话,唱黄梅戏,就需要用安徽话,否则就毫无韵味。

推广普通话是必须的,但忽视无数操方言人的需求,就似乎偏颇了。幸好现在又对方言的存在价值有了新的认识,我们这里更新的公交车上,扩音机除了用标准汉语和英语报站外,还增加了沪语提示。“请侬让只位置拨需要照顾的旅客”,那甜甜的吴侬软语,让社会频添一份温情。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