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草香  

2014-02-15 08:0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谄妒妇方”里有这样一段文字:金桂听了香菱说这名字是薛宝钗取的,于是“将脖颈一扭,嘴唇一撇,鼻孔里‘哧哧’两声,冷笑道:‘菱角花开谁见香来?若是菱角香了,正经那些香花放在那里?可是不通之极!’香菱道:‘不独菱花香,就连荷叶、莲蓬都有一股清香的。但他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清早半夜,细领略了去,那一股清香比是花都好闻呢。就连菱角、鸡头(玉米)、苇叶、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也是令人心神爽快的。’金桂道:‘依你说,这兰花、桂花倒香得不好了?’香菱说到热闹头上,忘了忌讳,便接口说:‘兰花、桂花的香,又非别的花可比。’”
      现在且不说那金桂只是因为争风吃醋才有那段话,机关消息就是“我金桂放在哪里?”现在只说那“香”字,其实香菱,后来硬被金桂改名秋菱的英莲说的并没有错,许多香味是要以平淡的心情去领略的,心高气躁的人怎能体会得到。这跟真理往往在权势面前辩白也是枉然的道理一样。
      读完这段文章,我不禁忆起了在新疆农一师十六团三中时嗅到的草香。那时,学校里自己种菜养猪。出厕所猪圈的肥料是干部和党员教师的专利。一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一起出猪圈,那是既累又臭又脏的活。干了一阵小休息,我伸直两腿,舒舒坦坦倚在饲草堆旁,只感觉到阵阵干草的清香沁人心脾,十分惬意。这草香让人回忆起江南清明踏春时那大自然的气息和心情的愉悦。这干草香,也让我联想到家乡裹粽子用的芦箬的香味。
      在牧区,夏草是金,秋草是银,割下来晒干是牲口过冬的宝贝。我们学校养着牛和驴,到戈壁滩打柴、冬天拉水,送病号到医院,搬家,都要用车。每年,干部教师员工都要业余完成数百乃至上千斤青草的任务。晒成干草,到冬天喂养牲口用。
      这大自然的芬芳怎么平时从未感觉到?可能鼻子对猪圈的臭味已经麻痹了,相比之下,对草香的敏感性增强了,才感觉到这草香。何况这草堆里,也有我的一份义务劳动的贡献。
      现在我家住的还是宝钢式一梯五户的6层楼房。家家烧饭的香味溢在过道里,每天 经过过道,嗅到饭香、肉香、虾香的时候,与上下楼的女士相遇,感到茉莉花香扑鼻的时候,正月里,家中的水仙花怒放的时候,夏日里,社区花坛栀子花盛开的时候,十月里,桂花满城飘香的时候,我还会想起三中伙房后面那干草堆的草香。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