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12月22日大姐下葬  

2013-12-31 17:2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2日正冬至,大姐要和姐夫“团聚”,“入土为安”了。七点半,女儿开车送我们二老到朱家角。只见漕平路上一旁已经停满了小轿车。有人三五成群,撑着伞,捧着骨灰盒,庄重地行进在路上。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停下车,买了三盒金银纸绽、一个金斗。九点左右,我们就立即往静园墓地赶去。
      车行驶在朱枫公路上,一过高速公路立交桥,车就开不动了。我们的车跟在青小线公交车后面停停驰驰往前挪动。只见车窗外右边的林带里已经停满了小轿车,一家农家乐的场上也停满了车。车窗左边、公路东边的一段原来是双行道的路,临时设置了中线隔离栏变成了供过境车辆通行的单行道。公路西边傍着静园的一段路全由扫墓车辆占了。广播里反复播送着“请停车到前面某某路”的讯息。公交车因要在车站下扫墓的乘客,就像骆驼般挤在扫墓的轿车流里。本来只需要三四分钟的路程,就磨蹭了半个多小时。
      总算到了静园门口,交警告诉我们,墓地停车场已满,让我们在非机动车道下来,并指点我女儿把车停到前面东西向的一条公路上去。我和M下车后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找见了等候门口的妹妹、妹夫和弟弟。等女儿 停了车走回来 ,我们就一起加入如潮的人流,进了静园。
      自从参加哥哥的下葬礼以后,我把我对亲人的思念放在网上,几年没有去静园了。只见墓地的松柏又长高了许多,主干道两旁还栽种了常绿的藩篱。天气晴朗,陵园毫无秋冬肃杀萧条的景象,却有赶集般的热闹。接二连三的鞭炮声、哀哭声、念佛机念佛的声音,有一户人家还敲着锣钹,给亡灵“鸣锣开道”。大喇叭播送着缠绵哀戚的二胡曲子。我想象着等松柏都长成参天大树后,陵园应该是庄严肃穆的。
      大姐夫大姐的墓就在主干道旁边,很容易找到。外甥们早已安排就绪,只等园里的工人来封顶了。大家边等边烧纸锭,除了我们和后辈们带去的外,有两个纸箱中的纸锭全是大姐生前自己的折的。每次大姐给姐夫烧纸锭时,就祷告姐夫分给妈妈 一些,那一片至诚的孝心让我感动。母亲在文革时逝世 ,那时可能买不到锡箔,就折不成“元宝”了。现在大家经济条件好了,也有锡箔供应了,大姐就用这个办法来表达她的孝意,并宽慰自己的心灵。后来每年清明,大姐折了纸锭,让子女们扫墓时烧,而子女们都图省事,只在外面买一些纸锭到墓上烧,家里的纸锭就存了许多。给大姐做“七”,烧了一部分,这次就全部带去烧在姐夫大姐墓前。
      封顶和用三只铁皮桶烧完纸锭后,大家就轮流行礼。人很多,有沈家的三代人,也有我们吴家的三代人。哥哥、二姐的子女,大姐的孙辈几乎家家都开着车来,估计这一天有几十家落葬,车子的拥堵就可以想象了。无怪乎第二天上海电视台播送了朱枫公路交通拥堵,静园墓地停车场800个车位爆满的节目。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