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怀旧  

2011-01-03 18:3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3日收到汪一鹏从北京发来的电讯,说27日到上海,准备在朱家角住上几天,一为祭奠父母的墓,二为和老同学叙旧,聊慰乡恋之情。
27日星期一,下午2点,汪又来电话说已经在沪朱线的车上了。我赶忙乘车到朱家角车站去迎接。等候了三四班的沪朱专线、沪朱高速,太阳快西坠时,才见到了汪的身形。他那一身北方来的装束,很像没有胡子的圣诞老人,白晰的脸上没有皱纹,竟还是童年过年时的形象。脱掉那带绒球的绒线帽,露出一头银发的大脑袋,则有他父亲的形像。刘有明也在车站迎候,相隔半个多世纪,我们两个初中时的同学都已经互相认不出了。汪一到,我们才彼此相认。我们边谈边走,在泗景园弄涵大酱园后面找到了汪预先在网上找的四方客栈,安顿好后,我们就在汪住宿的小房间里叙旧。刘有明既是我们初中时的同学,也是汪高中时的同学。他本是考取省松中的高材生,后来响应政府号召,下乡当了农民,是真正的新型的知识农民。他也是一头白发,走路有些蹒跚,似乎比不上汪精干利索。他少言寡语,讲话轻声轻气的,语速很慢,脸上刻着他那在农村岁月的沧桑。现在他拿镇保,每月700多元城镇养老保险金。听说他一个儿子住着三层楼房,一个儿子住着二层楼房,有一个孙辈在松江外贸大学读书,我们才为他感到苦尽甘来的欣慰。看看天色已晚,我们约定第二天再见。
28日我一早赶到朱家角,王学忠已经在汪的小房间里高谈阔论了。我发觉王很健谈,话很幽默。原来他昨天下午就从昆山陆家浜赶来了,住在他侄子住着的老房子里。王长我们几岁,他原和汪一鸣同学,中途辍学,后来考取高中和汪一鹏同学了。不一会,刘有明也来了。50多年别后,大家记忆中的事情就是滔滔不绝的聊天素材。我请他们共进午餐,想略尽东道主之谊。我们来到泰安桥东堍靠南的一家古镇餐阁,上了楼,在临河处选择了一张小方桌,先互相拍了几张照片留念,然后点菜。我请大家一人点一个菜,说吃光为原则,不够可以添。汪想点鸡杂件,又怕高脂肪,只点了一盘金针菇。刘听了服务员介绍,点了白水鱼,王点了香菇青菜,我则点了我最喜欢吃的油爆虾,我们都不喝酒,我要玉米汁也没有,我们就以茶代酒,互祝健康长寿。汪说早就向往着有一天能在一起小酌。边吃边谈,不亦乐乎!上了米饭后,我抽身下楼结账,被告知,已经由王学忠买单了。一问价钱,只80元钱,很便宜,这大大出乎我的意外。
下午,我们一行来到井亭港。王是约光中学毕业的,汪、刘和我是珠溪中学毕业的,两所学校同一个校址,只是解放后改了校名和人事。他们都想在学校旧址觅一些旧时的印象,走到那里,早已面目全变,物非人非了。这里现在是辅读学校的后院,原来马家祠堂朝南的双扇门和水泥栅栏改成了粉墙,我们只能隔着墙从里面的屋脊寻觅读书时的印象。有个老土地给我们介绍了一些学校变迁的来龙去脉,说辅读学校的正门在北边。我们沿着西井街走到了辅读学校前门,原来这里是井亭港的城隍庙,解放后成了学校。把庙堂改成学堂,在历史上常见,应该说是社会的进步。只见大门紧闭。我敲了门,门房间总算打开窗户,一个青年保安问有什么事,我说找支部书记,他说支部书记和校长都开会去了。我要求让我们进去看看后院约光中学、珠溪中学的旧址,他不让进,我们只得悻悻离开。想想现在因为校园出了事,校园把所有陌生人都看作需要防范的人了。这又让我联想到因为出了因救助路上跌倒的老人,而枉遭官司的事,有了品行不端的老油子“碰瓷”讹诈的事,现在社会也产生了免疫力,也常常听到老人在路上猝死而路人不敢援手的消息,可以想见社会的诚信度已经岌岌可危了。诚然,不让进是门卫的职守,是不能责备的。
汪一鹏这次特意到朱家角还有一个计划,他想看一看书上记载的明清老宅,汪把这些地址记录在小册子上,我们就在井亭街上一一数着门牌号找到了一些。这些老宅有的空关着,有的住着人,墙上已经嵌着铜制的铭牌,记录在案了。有的老宅还出了名人,汪一边看一边给我们作介绍。
看了一些私宅老房子,在回旅馆的路上,王学忠就想起了他读过书的一隅小学。他说一隅小学有4、50年历史,培养了大批的人才,现在成了财苑宾馆,学校只留在一些校友的记忆里。只是一隅小学的校友都已是耄耋之年、夕阳西下了,以后的人只能从镇志上见到一个空洞的概念了。他说,原来城隍庙是市集,现在进城隍庙要买票了。我不禁想到,庙宇、学堂都应该是弘扬文化、供人瞻仰的地方,现在老宅注意保护了,城隍庙的香火又旺了,但是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人才的一隅小学、约光中学、珠溪中学的原貌却已经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未免有些遗憾!
29日上午我们仍蜗居在四方客栈的小房间里海聊。中午,我们还是到古镇餐阁就餐。在上一天叙旧时,汪忆起了江南地区开春时挑马兰头掘野菜的事,想起了小时候常吃的鰟鲏鱼,我就点一盘油炸鰟鲏鱼,那是可以连骨头一起嚼的。我又点了野菜(荠菜)豆腐羹,一大碗端上来热气腾腾。我还点了葱爆螺蛳,这在北京是不多见的。三个家常菜,未免太寒碜,河虾是上档次的菜,换口味,我又点了一盆盐水虾。鱼,经服务员介绍,点了清蒸鲫鼓头。这鲫鼓头,我们也是第一回听说,这鱼像塘里鱼,比塘里鱼要大一点,比白水鱼要小一些。肉很细嫩,这让我想起了在松江求学时吃过的四鳃鲈,只是四鳃鲈配了一点笋片、火腿片,更是鲜美。我想,这鱼可能是鲫鱼和塘里鱼杂交出来 的新品种。五个菜加上四罐筒椰奶和米饭,柜上也只收了80元钱,感到很实惠。
下午,我们就在东瑚街、西瑚街寻觅明清老屋。看了席家弄、席氏厅堂的雕花砖墙,看了仄仄的陈家弄,看了西栅桥、中和桥,这两座桥我也阔别半个世纪了。到4点多,汪一鹏、刘有明在广场送我和王学忠上车,互道保重,依依惜别!
怀旧 - 布谷 - 我的博客
  一隅小学原貌
怀旧 - 布谷 - 我的博客
 约光中学、珠溪中学正门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