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从《平水韵》到新韵  

2010-03-29 16:3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国的诗歌,从有文字记载算起,至少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诗歌的载体是语言文字,3000多年来,语言文字不断地变化发展,中国传统的诗歌形式也自然而然地跟着变化和发展。

先秦两汉的诗歌韵文经近代古文学家研究整理,考订为古韵30部。其中阴声9部,阳声10部,入声11部。魏晋以后,语音有很大变化。南北朝出现了供诗人选字押韵的韵书。隋代陆法言的《切韵》定193韵。声调不同,口形不同的韵,分开编排。北宋陈彭年《广韵》,又订为206韵。唐宋人做诗,嫌过于琐细,允许邻韵同用。到南宋江北平水人刘渊著《壬子新刊礼部韵略》,把“同用”的韵合并起来,成107韵。金人王文郁著《平水新刊韵略》,又订为106部,这就是常说的“平水韵”

平水韵流传至今,已经有700余年历史。宋朝南迁,北宋人和南宋人因交流需要,语音有融洽接近的趋势,至清戈载编《词林正韵》,分词韵为19部。其中舒声14部,入声5部。舒声每个韵的平声、上声、去声合并为一部。填词允许同部平仄互押。《词林正韵》用的是《集韵》的韵目,近代音韵学者用《平水韵》韵目排列出来,对做诗填词去符合不同的韵律要求大有裨益。

至元代,元人周德清根据北曲的实际用韵编成《中原音韵》,为19韵,没有入声。“以北京语音为标准,北方话为基础方言”的现代规范汉语,跟其有十分密切的关系。《中原音韵》把《平水韵》分为19个韵部。每一部都用两个平声字来命名,分别为东钟、江阳、支思、齐微、鱼模、皆来、真文、寒山、桓欢、先天、萧豪、歌戈、家麻、车遮、庚青、尤侯、侵寻、监咸、廉纤。在这19个韵名里,我们可以看到其与《平水韵》韵目以及《词林正韵》(除入声外)的渊源关系。现代规范汉语是汉语发展的方向,具有法定地位。北方话使用人口占汉语使用人口的70%,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解放以后,随着普通话的不断推广,全国各地,包括少数民族的青少年学生都在学习规范的现代汉语文字,无论是国内交流还是外国人学习汉语,都是应用现代规范汉语,因此,中国传统诗词应用新韵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近年来,上海建设党校研究所著名文史专家刘惠恕先生用积习旧体诗词30余年之心得,编制了《中华诗词汉语拼音韵、平水韵对检表》这对于不懂拼音的老年诗友用新韵写诗很有帮助,对于学过拼音却不熟悉平水韵,却有写格律诗词愿望的青年朋友及后人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刘先生编订的拼音韵为20个(a啊、ai哎、an安、ang肮、ao凹、e婀、ei/ui微、en恩/un温、eng庚的韵母、er儿、i衣、ie耶、in因、ing英、o噢、ou欧/iu油、ong东的韵母、u乌、ü迂、üe曰),跟《十三辙》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诗韵新编》基本一致。下面是 1.《拼音韵》2.《诗韵新编》3.《中原音韵》4.《十三辙》的韵名比较:

(1)a         ai      an    ang  ao     e      ei/ui  en/un     eng    i       ie     o      ou/iu  ong     u  ü    er

(2)麻       开      寒    唐    豪     歌     微     痕           庚     衣     皆     波     侯      东      乌  鱼   儿

(3)家麻  皆来 寒山 江阳  萧豪 车遮 齐微  真文      庚青  支思 皆来 歌戈 尤侯   东钟    鱼模   支思

 (4) 发花   怀来 言前 江阳 遥条 梭波 灰堆  人辰      中东   一七 乜斜 梭波 油求   中东   姑苏    儿

在《拼音韵》里还有er儿韵、《平水韵》归在上平声四支里,《中原音韵》归入支思韵。语音差别较大,所以《十三辙》、《新编》和《拼音韵》把它分出来是合理的。《十三辙》里“梭波”辙包括“o、e”两韵,《新编》分为“波、歌”两韵,拼音韵也是主张分开来。应该注意的是,在《平水韵》、《词林正韵》中的歌目在《十三辙》中看不出是否有变化,北方人可以认“歌”是“e”韵,吴方言里仍可以认作“歌波”同韵。在《新编》和《拼音韵》里就分得符合现代规范汉语语音实际了。在《十三辙》里,“ü”韵跟“支、齐”合为“一七”辙;《新编》则分为“鱼、支、齐”三韵目;《拼音韵》则主张“支、齐”合为一韵目。《十三辙》里的“人辰”辙包括“en、in、uen、ün"四韵;《新编》标“痕”韵;《拼音韵》则主张把“in”韵分出,该韵属《词林正韵》第十三部,即《平水韵》中的“侵、寝、沁”三目,另三韵则属词韵第六部,即《平水韵》中的“真、文、元(半)”目。分出来既合历史上的变化过程,也符合现代规范汉语的发展方向。《十三辙》里的“中东”辙包括“ing、eng、ueng、ong”四韵;《新编》标“庚”韵和“东”韵。《拼音韵》则把“ing"韵分了出来。该韵在《平水韵》里属下平声“青”韵,在《词林正韵》里则和"eng庚蒸"韵合在一起为第十一部。“ong”韵则为第一部。考虑到宋代以来词人的习惯和社会的认可,“庚青”韵合在一起还是可行的。

    在《拼音韵》里还有一个“üe曰”韵。这个韵在《平水韵》属入声,在《新编》归“皆”韵,在《十三辙》归“乜斜”辙。应该说也是经实践证明是可行的。

    前面讲到《中原音韵》有19个韵目,其中“寒山、桓欢、先天、监咸、廉纤”五韵,韵腹、韵尾是相同的,只是韵头有差别。《中原音韵》是曲韵(元曲),唱曲对开口、合口、齐齿、撮口都有讲究,就分得细了些。在《十三辙》就合为“言前”、“人辰”两辙。这样一来,《中原音韵》就只有16个韵目了。如果把《中原音韵》中的“鱼、模”分为两目,那么,就是17个韵目。《中原音韵》里还有个“车、遮”韵,《十三辙》归在“梭、波”辙。可能《十三辙》的编者是南方人,显然是受吴方言的影响。《拼音韵》、《新编》也是分开的,这符合语言发展的现实。所以《十三辙》也应该分出“歌戈”和“庚青”两辙,加上“儿”辙,该是“十六辙”。如果在“姑苏”辙外加个“鱼迂”辙,就是《十七辙》了。

    开篇开到,先秦两汉古音韵有11个入声韵目,《平水韵》有17个入声韵目,《词林正韵》合为5部入声韵。《中原音韵》已经没有入声,现代规范汉语没有入声,这反映了汉语语音的巨大变化。“入派三声”,有一些入声变成了平声,写格律诗、填词该如何去认定?我以为只有跟着变。格律诗很美,在唐朝达到顶峰,也在唐朝,就有人反对写格律诗。陈子昂坚守古风阵地,李白的五、七绝达到最高境界。而李白在古风第一首开宗明义写道:“大雅久不作,吾舍竟谁陈...自从建安来,夸丽不足珍。”后来白居易也致力新乐府的创作。总之,唐朝最有感染力的诗,不是格律诗,而是古风、乐府等歌行体的诗。坚持反映社会生活的诗“垂辉映千春”。赶时髦,讲平仄、钻典故、用骈句的格律诗最后也趋衰落,代之而起的是长短句的宋词。这就是传统诗词应该从变中焕发生机的历史根据所在。

    现在有两种观点我认为都有片面性。一种观点认为学作传统诗就要从平仄学起。就是先学格律诗。这不符合诗歌发展的路径,也不符合人的认识规律,容易把人难倒。我主张学作诗应先学比、兴,张开想象的翅膀。先写一些古风式的、新乐府似的诗,后学格律。第二种观点则认为,学七百年前的《平水韵》,是在用古人的音韵格律反映现代的社会生活,而又要用现在的音去读,就显得不伦不类,并由此反对人们写格律诗。我认为讲究格律的唐诗、宋词是一种历史现实,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现在研究得还不够,应该去认真研究。有人想用这种形式来表情达意,就任它在诗园里绽放。何况那些“古音”有的也并未死去,还壮实地活在我国的多种方言里。现在写传统诗的大多是老年人,他们中许多人并没有学过拼音,还由于受方言的影响,用新韵作诗词会有一定困难,相对地对原来的音韵倒比较熟悉。因此,许多人仍会用《平水韵》做诗,用《词林正韵》填词,继续使用入声字来调平仄。此外,传统诗词对元曲有影响,对明清小说也有影响。比如说研究《红楼梦》就要研究里面的诗词,这种研究就要了解格律诗词,了解旧的音韵。事实上,现在许多地方剧种,如江南地区的越剧、沪剧、锡剧、评弹等都还有入声的存在。从这些方面去考虑,我们更可以认识到刘先生编制的《中华诗词汉语拼音平水韵对检表》的社会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