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话说过年  

2010-02-26 07:2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是小孩子们最盼望的事。我孩提时过年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那是因为五六岁以后有了记忆,也正值抗战胜利以后的几年。尽管国民党统治的通货膨胀让老百姓的生活仍然十分艰辛,我家门前的廊棚里时常有乞丐打顿。但我们家的生活似乎有了一点起色。那可能我父亲在正余公米行的薪金,加上几处股份的红利的收入提高了。我家不但把后院扩大了,还把菜地围上了篱笆。所以那几年有了“过年”的气氛,印象特别深刻。

过了腊八就过年。其实我们家就没有过腊八这个节的习俗。我二姐到青东徐泾教书放假回来后,才说起了那边的人吃腊八粥的事。在我印象里,廿三夜送走灶神后,就开始准备过年了。先是掸烟尘,再是蒸糕。年初一吃糕谐音“高”,寄托着生活提“高”的美好期望。这蒸糕是件大事,平日早早把糯米粉用手工劳动在小石磨上磨好晒干,到过年时用。那糕,有白糖糕、枣泥糕、赤豆糕、豆沙糕,有圆型的、方型的。蒸糕时,家家还顺便做一些圆团,这团子用豆沙、猪肉或葱油萝卜丝作馅,谁家蒸了糕、做了圆团,还常分一点邻居。

廿四掸烟尘,把角角落落打扫干净,以后就置办年货。买鸡鸭鱼肉蛋,买笋干粉丝,买糖果花生。那时候水果对我们这样的人家来说,十分珍贵,除夏季吃西瓜是为了降暑防病外,平时很少问津。过年有时也买一点甘蔗吃,也寓着“甘蔗节节高”的期望。平时,母亲常买些小鱼虾,过年才买一条大鲤鱼。经济条件好一点时,还要买条大青鱼。大鲤鱼买来腌着吃,帮助解决春头腊底缺菜的问题。青鱼可以在祭祖宗时端上一盆红烧鱼,在年夜饭上端上炒鱼片。可以“吃剩有鱼(余)”。我们家舍不得买蹄膀,就买肋条肉切成几块方肉,红烧笋干方肉,是必备的菜肴。买只大公鸡,一鸡可以三吃,白斩鸡,炒鸡丁,炒杂件(内脏)。孩子们最高兴的是杀鸡时拔鸡尾部的毛做毽子玩。在我印象中母亲很少买鸭子过年,“鸭壳落”,嫌鸭子没多少肉。我在大姐家吃年夜饭,见到有“八宝鸭”端上桌来,味道已经全忘了,那有文化意味的概念则留着很深的印象。过年时,油水大了,吃的东西多了,整天感觉肚子饱饱的,这就是所谓“年饱”。过年的众多菜里我印象最深的冷盆是母亲做的蛋块。那蛋块是用鸡蛋打匀不放水蒸出来的,再切成长方块,黄澄澄的。家境好时,母亲还会放上一点小“开洋”(虾仁干),那味就更美了。还有那火锅是我的最爱。火锅里有母亲做的肉丸、蛋圆、蛋饺、油汆肉皮。那蛋圆可不是现在用的鹌鹑蛋,是用鸡蛋打匀放进肉馅放在小酒盅里蒸出来的。那火锅不是现在的那种,是铜的中间可以放炭火烧的那种,放在桌子中央,那红红的火,沸腾的锅,把寒意驱得一干二净。

年夜饭在大年三十前就开始吃了,至亲或至友间互相邀请轮着请吃饭,这主要是联络

感情的需要。各家烧了丰盛的菜肴先祭祖宗,然后再把盏言欢。大年夜则一家人自己过年。大年夜晚上,父亲就把嗣祖父母、祖父的遗像挂在客堂里。家里人把遗像叫“真形”,其实是请人画下来的,没有现在的照相那样逼真。画像很大,几乎跟真人

一般大。朱家角镇那时的大年三十大都不放鞭炮。可能八年日寇铁蹄下的生活,再没有喜庆可言。抗战胜利了,年夜里零星听到的鞭炮声,往往是从苏北过来的船上的人家放的。那夜,家家很注意在子时时分到河里打水,那是新年的“财水”。

大年初一,我们就给我没有见过的嗣祖父母、祖父的画像叩头行礼。然后给长辈们拜年,收“押岁钱”。那时,长辈们自己生活很困难,给的押岁钱很少,只在几毛钱。年初一早晨就吃糕,喝爆米花糖汤。父亲则会在茶里放个新鲜橄榄,叫作“元宝茶”,可能也是寓着“元宝进门”的意思。大年初一我们不吃中午饭,过年吃得很饱,不饿。孩子们可以自由地在街上买东西吃。馄饨、生煎、烧卖、肉饺、牛肉粉

丝,这几样,哪一样都不比南翔小笼逊色。那馄饨还放一点葱花、紫菜和蛋皮丝,那馄饨浮在汤碗里,如云,如玉,看着也诱人食欲。广东人把馄饨叫“云吞”,是很有想象力的。那俱乐部茶馆下面卖的生煎,里面有南翔小笼一般的汁水。冬笋猪肉馅的烧卖,价格较贵。可能平日销路不好,因此只在过年时才有。于是成了大人们请客作东的首选。那皮薄馅鲜的肉饺,雪香斋的,长兴馆的,滋味远在现在满街卖的粽子、扎肉之上,也在南京东路上售的鲜肉月饼之上。现在已经见不到了。牛肉粉丝是大众食品。我祖母、父母亲信教礼佛,家里不吃牛肉。我则在外面偷着吃。那粉丝也不是过年时火锅里的那种,是做粉丝时剩下的粉丝头,较粗,很耐嚼。

过年时,我父亲会买一些廉价的玩具给我们孩子玩,泥老虎、鸡啄米、摇堂鼓,我们自己则会买纸球来拍着玩,买菱角(陀螺)玩。玩具枪、赛璐珞制的洋娃娃、大皮球是我们的奢望。大姐家有一副积木,我十分眼馋,到大姐家就玩那积木。我当舅舅的馋外甥的玩具,现在想想也真有些可笑。

初二、初三走亲戚,孩子还可以得到押岁钱。初五接财神,有跳财神的挨家挨户讨喜钱,街上依然十分热闹。正月十五元宵节,朱家角有夜市,我们就跟随大人出去看灯。我对走马灯最是感兴趣。

民国38年(公元1949年)这个春节很特殊。法币金圆券的贬值一泻千丈。完全失了信用,加上时局迷惘,人人恐慌!商家不收钞票,一些小商贩要做生意过日子,旧时的各种铜币在市场上流通起来。这可能就是铜本身就价有所值的缘故。那铜板是我们男孩子的玩具,我们常用铜板玩滚铜板、掼铜板的游戏。这一个春节大人们脸上没了笑容,也没有押岁钱。我还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大年初一这天就用自己平日里积攒的铜板在城隍庙照墙前买牛肉粉条吃。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