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四鳃鲈  

2009-10-11 17:3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江四腮鲈,美名扬天下。 汤白如牛乳,肉细入口化。 金腿片作佐,玉菇次添加。 悠悠无穷味,岂止资齿牙?”这首写四鳃鲈的小诗收录在2003年5月由华艺出版社出版的《类编中华诗词大系14动物卷物部》上。写这首诗的目的是表达数十年藏在心间的一种怀念,并希望人们能注意保护这一珍稀物种。
鲈鱼三鳃,四鳃的鲈鱼,比一般的鲈鱼小。有一点像塘鳢鱼和昂嘴鱼。据有文章介绍,此鱼仅产在松江三秀桥河段,系从海上洄游到内河产卵的季节时才能捕得。其实青浦、昆山一带在相同的季节里也有这种鱼出产。传说此鱼初次进贡到北京时,养在水中的都死了,有跳出水掉在砻糠里的,都活着。以后,人们就把这种鱼放在砻糠里运送。
朱家角是鱼米之乡。幼时,母亲也曾从市上买回四鳃鲈来,只是跟小鲫鱼、鰟鲏鱼一样对待,放雪里蕻咸菜一起烧。这样的吃法也极鲜,但也真委屈了那名贵的四鳃鲈了。我自小不太爱吃鱼,怕鱼腥,对咸菜烧鱼是不屑一顾的,当然也无从领略那鱼的鲜美。高中在松江读书,一次在报上读到了一篇写四鳃 鲈鱼的文章,我决心体会一下。一个星期天,我约了一位同学一起到松鹤楼饭馆吃四鳃鲈,那松鹤楼历史悠久,在小说书上也写到过。在松鹤楼就餐,那种品位,我们两个穷学生也去品味了一下。那时,那四鳃鲈鱼儿仅两毛钱一条,我们要了四条加上米饭才一元钱,尽管一条鱼就有一斤半米钱,但我仍然感觉十分便宜。鱼汤里还配了金华火腿片和口菇,那色、香、味真让我铭记一生。
1964年我去了新疆。在新疆也有鱼吃。特别是在上游一场和上游水库合并时的那一年,每个月都分一次鱼。有大头的鳇鱼,也有从武汉引进的大鲫鱼。每次吃鱼,我就想起了美味的四鳃鲈鱼。1983年我调到海丰农场,以后又到崇明,有时也回青浦探亲,已经不见四鳃鲈的踪影。
2003年,我迁回青浦居住。大热天里,吕玉蒙先生不顾他的年迈,登上五楼来看望我,令我大为感动。他是山东人,参军渡江后就留在青浦工作,在青浦已生活了半个世纪。交谈中我问他四鳃鲈鱼的的情况,他说初解放时,青浦归松江专区,他经常去松江。在轮船上,他经常见到有渔民用篮子盛着砻糠和四鳃鲈,带到松江去卖。这说明松江的四鳃鲈并非只产在三秀桥河段,是由四乡集中去那里卖的。我问他,怎么市场上不见这鱼儿了。他说,可能是因河道口建闸门阻断了鱼儿洄游产卵的缘故。现在细想这事,长江、黄浦江口并没有闸门呀,可能运输繁忙和生活污水的排放也妨害了四鳃鲈的栖息和繁殖。与吕先生交谈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只是先生已经不在这世界上了。呜呼哀哉!
我希望我们的渔业专家、环保专家们能 救护这一珍稀鱼种,像救护中华鲟、白暨豚一样。但愿现代化建设能和环境、物种的保护协调发展,千万别让这四鳃鲈鱼也呜呼哀哉!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