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杨元善先生对《李华飞文集》上卷有关章节的回忆补充  

2009-07-24 19:3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元善先生对《李华飞文集》上卷有关章节的回忆补充

在教育战线上的两年半

1.     薄弱的东里中教

战国时秦惠王灭巴,改其都城曰巴城;以后历代称为江州、渝州、恭州,至宋光宗年间才命名重庆府。巴县衙门设在府城之内,管辖东西南三里108个乡镇。1938年秋,武汉被日攻占,国民政府撤退迁重庆号“陪都”。巴县县政府搬到马王坪广场,修建了几座楼房办公;县境沿两江长达百余华里,人口50多万,形成三面围绕重庆的“卫星县”。西南二里距城较近,学风颇甚,人文荟萃;东里则下接涪陵,背靠南川、滇黔,部分山货药材常集中木洞镇这个水陆码头,转运重庆,出口武汉;商贸虽发达,市场也繁荣,然而文教事业却远远落后于县属西南二里。

(杨:重庆城就在巴县境内,原县衙门在市内。)

木洞镇小学初设于光绪二十年,原名观澜书院,校址在慈光寺内;光绪三十年改名为木洞镇小学。我于1923年从二圣乡小学转读该校初小三年级,校长严文柏(炳元),一般人叫它“慈光寺小学”,抗战前更名为“巴县木洞镇中心国民学校”

(杨:三十年代叫“巴县县立木洞小学”)

1942年,镇上闻人杨沧白逝世,他是老同盟会员,做过四川省长,孙中山大元帅府秘书长,北洋政府司法部长,对民主革命有建树。重庆市为他修了纪念堂,临江门炮台街因之更名为沧白路。木洞相应地也把该镇改为沧白镇,小学则改为沧白镇中心国民学校。

(杨:杨沧白又名杨庶堪,是木洞李象离、余道镛等人的老师。据传“天下为公”四字为沧白代书,“孙文题”三字才是中山先生亲笔。我在南京、浙江、南浔等地观赏中山先生墨迹,“天下为公”四字确与其它字迹笔调不同。据报载:沧白墨迹遗物被盗,其子在上海与人打官司。)

2.       主持沧白镇小学校务

国共和谈与“军调”失败,时局显得紧张。1946年底获悉老友共产党人漆鲁鱼、温田丰等随《新华日报》人员撤离重庆飞往延安,杨正南远走成都避入西康:1948年重庆大逮捕,白色恐怖笼罩了山城。我于是年冬赴内江,为社会职业开丰钱庄办理结束善后事宜。星期天常同《内江日报》总编肖某(曾在延安陕北公学)、进步画家梅某相聚公园喝茶,交换对战争的看法。1949年春后,百万雄师渡江,摧枯拉朽。国民党政府逃离广州,我欣喜地写了《你们打过长江边》的诗,为解放南京欢呼。老肖说:“现在还不敢发表,可是我们要积极迎接解放”。他这观点使我深受启示。五月中开丰钱庄内江分庄正式宣告歇业,我随即回重庆。总庄也忙于收缩存放款,作关门准备。

(杨:温田丰又名温嗣翔,是重庆商会会长温少鹤之弟,任《商务日报》记者时,到延安采访毛主席要求入党。毛说:“你去找罗瑞卿办手续。”所以后来温田丰的入党介绍人是毛主席。1993年9月,我在重庆三医院见了疗养中的温田丰。又:1948年8、9月间,李华飞任开丰钱庄储蓄部主任,我坐“甲活存”柜台。当时会计主任何古操,后为华飞襟弟。)

我无事可干,天天上两路口与巴县中学教师徐君慧(解放后任广西大学教授)、徐绿子(女)、通惠中学教师王余(解放后系专业作家)、《新民报》记者李廷瑛等到聚集“跳伞塔”附近品茗,讨论时局,一致意见仍是迎解放。开丰钱庄两位刘老板较开明,给我发了二百块银元的遣散费。

(杨:上海人刘旦宇,重庆人刘守仁 又:1948年,王余的进步话剧“四季”在重庆被禁演。1949年解放前,我当沧白镇小学4年级级任老师,老伴詹德玉任音唱课。原上海魔术团团长傅腾龙刚上一年级。傅腾龙父亲傅润华抗战时期为中国四大魔术家之一,1953年经田汉帮助举家从重庆迁到上海,腾云龙是年10岁。)

3.巴县师范学校迁中坝

重庆“军管会”文教委员会定于1950年元月10日,邀请文教界进步人士近千,在旧市政府礼堂举行招待会,会议由任白戈同志主持。我们发现刘伯承司令员坐在第一排,争着与他握手,完全没想到这个威震大别山,强渡黄河,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将军是如此平易近人;听了张子意部长的报告,聚餐后看了《百万雄师渡长江》影片我回到住处,通宵激情难禁。……

(杨:1956年国庆,我在新疆扮演京剧“金玉奴”,结识张子意之弟张羽先生,他是唱老旦的京剧票友。)

我喜不自胜地将(经县长批准的)报告带回木洞传阅,元月中旬,镇商会包了三只“缆载”(长江装货木船),我与杨元善搭小火轮先去李家沱码头等候,由随木船雇佣的力行(搬运工)花了一天一夜工夫,就把巴师学校破破烂烂的全部“家当”(课座和双人床等)搬光。那时我属中年,知难而进,依靠群众力量,雇工修理课桌,并承商会捐赠新制100张;添瓦拾漏,粉刷教室,全由地方开支。春节过了不几天,巴县人民政府通知:由区政府宣传干事黎绩业兼校长,李华飞为专职副校长。县文教科通知:任钟恒为教务主任,范义洵为总务主任,杨元善为会计。除原有教师留用部分外,新任的有何震华、戴奇芬、张士林、刘叔平、杨文林等。教职工工资发大米,学生助学金也是粮食。师生们自己种菜,自己搬煤,生活虽然艰苦,教与学却都非常认真。

(杨:巴师原为巴县中学的师范班。1947年正式建校为巴县师范。校长是李亚白。48、49年秋,相继招收了2、3班。我们接收时仅1、2、3班约100人。又:张士林应为张世菁,美工教师。)

1950年暑假我与钟恒主任去黄桷垭川东行署学习。返校不久,区政府转来县上通知:黎绩业同志不再兼校长,由李华飞担任。我即和教务处研究招收第四班,生源重点是东里十几个乡镇的初中毕业生,为无力远赴重庆的学生开了方便之门。同时由县商会资助,利用中坝海军仓库旧址创办了“实验班”,教师只贺昌元一人,另由巴师学生轮流实习讲课,这是巴县木洞中学最早雏型。

(杨:当时,华飞长子李忠鼎——渝娃为实验班学生。)

4.增创初师和木洞中学

巴县划属重庆市,巴师自不例外。1951年5月,重庆市教育局颁发校印:“重庆市巴县师范学校”。局长邓垦同志精明干练,谈笑风生。第一次参加他召开的校长会议我就“诉苦”,他当即批示拨发三架风琴;我又提出增设“初师”,理由还没讲完,他就说:“写报告”…

(杨:教育局在石灰市,邓垦局长是小平同父异母之弟。我报销领款时常与见面。)

初师开办后,我甚觉时间紧迫,能力有限,原想停办实验班,但几十个学生又怎么办?再说辛辛苦苦办起来的确实也有些舍不得,考虑再三就去找黄启瑊 ,他父亲黄中孚与我父亲至交,他九叔黄芳谷又是我老师,我们二人情谊也很深厚。我一再请他把实验班接下,经反复磋商,干脆名正言顺叫木洞中学,校址迁到天主堂。

(杨:我母名黄启英,出身于江北鱼嘴镇黄族大户。幼时母亲常带我去聚福园黄学渊二外公家及涧上锅铺黄中孚八外公家。当时,九外公黄芳谷在汉口聚兴诚银行作经理,小舅舅黄启沧——后任长春东北师大校长,在木洞小学与我同班。黄芳谷生于1901年,19岁时同邓小平一起去法国求学,小平是年16岁。黄芳谷解放后曾动员聚兴诚银行老板杨灿三由香港回来,将全部资产交给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