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在新海农场退休前的四年里  

2008-09-29 06:3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新海中学以后,中学为了农场的减亏创收,成立了职教部,招收一些社会上的学生以增加收入。负责职教部的是汤乃斌老师,此外,老师有施渭镔、吴尚逵、童立忠、叶铭、周瑞良,倪亚菊、顾雪华、何卫飞、施斌等。普教部在东楼,职教部在西楼。后面的宿舍楼,都住着职教部的住宿生。

那时,中学校长是包伟达,教务主任是小有名气的朦胧派诗人李天靖。我除担任职教部的工作外,还负责了一个普教上的民乐兴趣小组。95年,我担任一个职业班的班主任,教语文。此外,我还担了一个中专班的课程。这个学财会的中专班是跟长江中专合办的,在新海学两年基础课程,再到长江中专完成学业。我教这个班的政治经济学。在我国生气勃勃的改革潮流中,这政治经济学教材明显滞后,以后的中专课程也就不再用这教材。

我带的那个职业班,学传呼,大多数是女生。那时,刚有BP机,传呼台招收员工。学生们就学普通话,学电脑上打字。要求学生达到一分钟打80键,这样就可以进BP台工作。电脑房除给普教上的学生上课外,全天开放,供传呼班学生练习打字。有的农村学生很勤奋,常常早早地上机练习,中午也不休息。

那一年,学校化了20万元钱新买了20台电脑,这批电脑价格不菲,但连286都不及。除显示器和键盘外,电脑部分好像只有驱动器和剪贴板的功能。阅读和储存需要另外的软盘。还常出问题,要送去保修。何卫飞老师负责电脑房,他用一台286处理学校的全部数据,还要辅导学生,帮助学生解决电脑学习上的问题。学生们练拼音输入,学五笔输入。电脑房在给别的班上课时,她们就在练习本练拆字和拼装。

这一年里,我还在星期天给新洲小学的学生辅导民乐。学校在崇明的工业开发区,开发区给学校捐赠了2万元钱买了许多乐器:电子琴、二胡、笛子、木琴、阮等。孩子们学乐器进步很快,我只提供乐曲和指导,学校另安排一名老师带队并督促练习。一年后,学生们就登台演出了。村民们都大加赞赏!

 后来,传呼班去了几个学生到上海的BP台工作,但许多学生仍没有达到及格要求。学校就决定让她们重读一年,跟新招收的学生一起学缝纫。缝纫班是清一色的女生。

那一年,新海职校也并过来了,张诗虎同志任支部书记。有一个机械班是清一色的男生。学校在宿舍楼场地的西首修建了实习工场,里面车床、钻床、台钳、锯、锉、锤、卡一应俱全。我担任缝纫班的班主任。材料送来一看,只有两名学生达到360分,其余的都不到360分。有的只有200多分。还有的中考都没有让参加,为了提高学校的升学率提前分流出来的。

开学上第一堂课,同学们都低着头,无精打采。我的开场白是“请大家都抬起你尊贵的头来,不要以为到这里来读书,就见不得人。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怎么还能让别人相信你?”同学们都抬起了头,坐端正,我才开始讲课。学校特地收购了20台家用缝纫机,聘请了会裁缝的王老师来上缝纫课。心态摆正了,大家生活学习都很快乐。当然,一开始也有宿舍里发生少了钱的现象,那位少了钱的学生家境较好,人也宽容,我在班里让大家多提防些也就不了了之。大家在柜子上安了锁,以后也就再没有发生过这类事。

 学了将近一年,她们都给自己裁缝了裤子,姑娘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再后来,通过职业介绍中心,她们都到上海找到了工作,没有当缝纫工。有好几个学生在浦东新区的柯达公司打工,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这一年,学校还跟上海公交中专联合招了一个汽修班。我担任这个班的《国际经贸地理》课程。大陆开放了,学生需要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我则边学边教,自己也长了见识。学校还跟市电中协作,开了一个《办公自动化》班。

这一年,学校的住宿生最多。女学生住宿舍楼的三楼,男学生住二楼和一楼。每天晚上,值班老师要到宿舍点名。然后把三楼的门锁起来,到第二天起床后再开门。宿舍间还每周评比整洁卫生一次。姑娘们爱美,买一些小挂件布置在宿舍里,倒也很有情趣。每天晚上由两名老师值班,熄灯以后要查宿舍。有的学生一时睡不着,也常有还有人讲话不守纪律的事。这时就要叫出名字来阻止。再不听从,就要扣班级的评比分。

就是这样小心谨慎的防范措施,还是在假日里发生过一次有男性青年从二楼利用水管爬上三楼去骚扰没有回家的女学生的事。幸好两名女学生关紧了门,未酿成大祸。但也让人有些心惊肉跳!

《办公自动化》班升二年级后,学生们向学校要求由我给他们当班主任。可能他们看到原来缝纫班的学生比较快乐的缘故。这个班是中专班,人数不多。原来有23名学生,后来只剩下19名学生。入学成绩在360分以上,但也高不了多少。我先教这个班的《文书学》、《文书写作》。这两门课程,我也是边学边教。《文书学》统一备课时,辅导我们的那个老师就是在电视台讲课的那位女教师。后来又教了《新闻写作》、《公共关系学》、《现代秘书学》、《逻辑》、《档案管理》。边学边教,我自己感到在知识上长进了不少。

1998年,新海农场评我为场先进教育工作者。

 《办公自动化》班升中三时,新海职校又从中学分了出去。我也跟班到职校。我跟这个班的学生很有感情,也没有多考虑自己的利益。我自己感到这两年是我教学生涯中的很得意的一笔,我也问心无愧!也正是最后一年我是在职校办了退休,尽管农场根据实情,把我的关系转在新海小学,我却只享受了企业职工的待遇。2004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9号文件,专门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我也多次写信上访,结果是到2008年,有关当局才给我发放了一些慰问金,仍然说我不符合9号文件,只能等待上面是否有新的措施了。

这个班有一名叫陈源的女学生,人很朴实,也有很好的气质。只是她的数学基础很差,每次考数学总是不及格。学年后给补考,还是不及格。幸好电中网开一面,在临近毕业时又给了一次补考。三年学数学,想来她是学得很苦的。但她却能坚持不懈,总算勉强及格,拿到了市电中颁发的毕业证书。后来她在上海找到了工作。三年以后,她到学校来看望老师们,她告诉我,她边工作边读夜大学,已经快毕业了。这让我十分惊奇,也感到在孩子身上有无穷的潜力。正应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老话。当然,尽管她数学老考不及格,我也没有看轻过她,每次给她一些鼓励。这一次,我也得刮目相看她了。

 在那几年里,我的业余生活很丰富。倪汉良师傅是市劳模,为人热情,兴趣很广。我们就常在一起拉琴、下棋。徐建群师傅是崇明县邮电局系统的著名女歌手,那银铃般的嗓音美妙动听。张新吉师傅的二胡拉得很好,他爱人沪剧唱得出色,我们就常在一起唱歌、唱戏。此外还有倪连生师傅的笛子,陈德征、范建中、龚立人、顾锡明等诸位师傅都是文艺爱好者。我们几乎天天晚上在邮电局的食堂里唱歌唱戏,自发地成了一个沙龙。每个金秋纳凉晚会上,我们参加演出。我们还代表农场到上海会演。那几年里,因邮电局食堂离我们家很近,M也经常一起唱歌,身体也好了许多。M虽然只是小学毕业,但她会识简谱,歌也唱得很准。

 原来,我对毛泽东诗词有一点兴趣,只感到高不可攀!1994年,李天靖老师送了我一本他自费出版的诗集《沙与岛》,我对诗歌创作发生了兴趣。只是李老师是朦胧派诗人,我读他的诗只是一知半解。我很喜欢古风这诗歌形式,真放、质朴。我写了几首诗,最先在《三峡诗歌》报上发表了。这对我的诗歌创作很有力的鼓励,后来,我和冉晓光先生、杨辉隆先生有了书信往来,成了诗友。再后来,我又创作了几首诗,寄给了《诗家》报,《诗家》报在民间的诗词刊物里有较高的声誉。《诗家》报也陆续发表了我的一些诗歌作品。尽管以后我国的诗歌创作几度风雨,我还是在情绪激动时留下了所闻所感,自得其乐!我把我的五言、七言诗称作新古体,不用律诗、绝诗那样的格律,可以按现代汉语拼音押韵。我主张诗作为一种文艺样式,义和精、气、神在先,形式只在其次。

 1996年在首届“新蕾杯”全国精短文学大赛中我的作品获对联组二等奖。

1998年我的作品《瞻仰陈老总塑像》在第二届“三峡杯”诗歌大赛中获佳作奖,并由杨辉隆先生编入《情系三峡》。我的作品《枣树》在新作家杯全国文学大奖赛中获新作家奖。我的另外三件作品在“中华当代文学艺术作品展藏征文”活动中获优秀奖,并在武汉市展藏馆展藏。

1999年,我的作品《悼念邓小平同志感赋》获中华当代文学艺术作品三等奖。《母亲的思念》获中华微型文学学会、作家诗人创作活动服务中心微型文学报社联合举办的“春辉杯”获二等奖。《忆秦娥》获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征文办公室举办的“世纪杯”文学作品大奖赛优秀奖。由余虹主编的《春风集》收了我的词《蝶恋花——毛泽东同志追悼会即事》。

 1999年5月,由海燕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校园作家大辞典》(名典卷)收入了我的传略。

1999年9月,我在新海农场退休。自1959年在朱家角镇民办中学教书起,除进疆后在连队劳动锻炼一年半时间,另有两个学期下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编制仍在学校外。一生就和学生相伴。据说教龄可以用虚岁计算,我想我工龄40年,教龄算38年应该是不为错的。但相关当局仍说我不合9号文件,说9号文件国务院另有解释。因此我也只能说自己是个教书匠。

在2000年9月出版的《中国专家大辞典》第10卷上,入选了我的业绩(第1447页),我自己感到很幸运、很满足了。今天,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寄来的《中外哲理名言》版前校审稿放在我的面前,要把我的三句格言用中英文对照出版,这是着意在把我推向世界,我的心不由得怦怦地跳,我从内心感谢编辑们的厚爱。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