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到新海农场后的前三年  

2008-09-19 15:5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2年3月16日早晨,我和M就由海丰农场派车搬家到崇明。史美扬同志、左宝玲老师、陈万邦夫妇、陈芝明夫妇等都来帮忙送行,依依惜别。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天,一路上下着滂沱大雨,傍晚到青龙港住宿。旅馆里那被子潮得有霉气味,也就不敢脱衣将就了一夜。苏北地方的厕所也很脏,尿流一地,脚都不敢踩下去。想来古人就是这样生活下来的。

天明后,吃了早点,汽车在轮船上渡江到崇明的牛棚港。不多久就到新海农场场部。报到后,场部就派人随车到39连,帮我们一起卸车,把家具搬进家里。因M被安置在新海小学,小学的瞿荣德、熊先进两位师傅也来帮忙。

分配给我们的住房是改建房,一幢房六户人家,各家一楼一底。楼梯下有一个小卫生间,有抽水马桶,这比在海丰农场又在住房设施上提高了一步。刚到时还烧煤饼,不久就推广液化气。我家西边是李承顺师傅家,李师傅是上海人。东边是牛家海师傅的家,两口子是安徽人,有一个小女孩。各家都在自家门前种了一点点地。前面也是一幢楼房,中间的空间不大,还要留出过道,那菜地就只有3、4平米样子。为了防鸡啄,家家还都用竹子和芦苇把菜地围起来。我还想在门前搭一个葡萄棚,夏季可以遮阳。只是M不愿意,也就作罢。M怕狗、怕猫,也怕葡萄棚引来蛇。M从朋友处要来了紫角叶种子,播种后,后来在围栏上长得蓬蓬勃勃,摘叶子做菜,吃起来爽滑可口。摘紫角叶时,不觉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感觉。

M在小学工作,我在中学工作。每天,我就用自行车带她上班。放学则她自己乘班车回家。我在中学教一个班语文,带了几节历史。学校有一些破旧的乐器,扬琴、古筝、笛子、大提琴、二胡、中胡等,我就让学校买了些弦线,把那些乐器利用起来。还添了两把月琴,成立了一个兴趣小组。有一张扬琴已破损,就由机械厂的倪汉良同志帮助修复,我再布上琴弦。倪师傅是市劳模,他也喜欢民乐和象棋,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学期结束后,场里把我借调到普法办工作。普法办就设在职校后面的一幢楼房里。领导我们工作的是徐士明同志。工作很省力,主要是宣讲,装订试卷,下工厂连队监考,批改试卷,登记成绩,发放证书。

这样又过了一个学期,场里把我调到小学任党支部书记。小学原来的方达康校长调到中学任书记,小学原来的书记吴志强同志任校长。小学里,党员有好多个,施文达、施志田、章岷、郁建忠。周斌、袁金兰、袁品兰、龚锐兰、张翠菊、范亚芬等。崇明人都比较直爽,有意见都摊到桌面上。场里调我到小学的用意可能是要处理好教师间的矛盾。施文达、施志田是老同志,都已近退休。章岷负责工会工作,工作很认真。小郁是青年,工作积极,人很谦和。袁金兰是副校长,负责后勤工作。

在小学,我努力协助吴志强做好工作。那时许多学校都想方设法搞创收,办校办企业。我们学校想办一个塑料粒加工厂。买了一集装箱塑料垃圾来加工。那都是在美国回收的饮料瓶,压缩在一起。拆卸下来后,先由后勤工人把那些塑料垃圾洗净,晒干,再粉碎。男教师下班后也去帮助。有时借人家的机器,还得在晚上加班。折腾了好一阵,弄得大家都疲惫不堪。后来有人愿意买走那些垃圾,包括那些磨细的碎屑,捞回了成本,才算松了口气。浪费了一些人工也算是买一点教训。后来市场上就出现了花花绿绿很美丽的回塑制品。这种塑料制品不经用。我有一个正品的塑料浴盆,已经使用十六七年了,而买的回塑脸盆,常常用不上一年就坏了。

小学有一个制度,每天升国旗时,要由党支部书记给旗手授旗。我除休息日外,每天要假正经地站在台上授旗,感到好不自在。但在那么多孩子面前,不能不假正经一番。

小学的音乐教师的课排不过来,教务主任杨国英老师给我排了一节音乐课,这我很乐意。我担任了四甲班的音乐课,就利用库房里的四十支童笛,依据教学大纲的要求,教会了学生们吹笛子。我很支持杨老师的工作,有时候英语教师外出开会,没人上课,我也顶上去。我教过初中英语,教小学英语还是不会误人子弟的。学校里还有二十只八贝司的小手风琴,我就在放学后教部分有兴趣的一年级小学生拉手风琴。我还抽出时间把小学图书室里的报刊杂志全部装订好,把图书全部按标准的四角号码排序法整理好。

1994年6月16日,我给《班主任之友》杂志写了《给未来班主任的建议》一文,发表在该杂志当年8、9期联刊上。

1994年末,我按照党章的要求,请求场组织科批准,组织了支部书记的民主选举。结果吴志强同志当选,我落选。小吴挽留我在小学工作,我自己感到还是回中学当教师对我最合适,就又回到中学工作。

M到新海后,在39连很有人缘。她会编结,就教给住在39连的妇女结毛衣,大都是用便宜的开司米来结。在小学,也和教师员工们相处得很好。一起处理那些塑料垃圾,打理校园,锄草、扦种菊花。93年下半年,场里有可以提前内退的政策,她就提前一年退休。

95年里,有一天,我在上班,39连来了一个看相算命的江湖骗子。M出了二元钱请他算命。他看了M的手相,说有人要算计她的钱,还说我们住的那房子曾经死过人,家里有晦气,M将活不过那一年。这让M思虑重重,果真生了一次病,浑身乏力,不能下床。我就请医院的医生出诊,给M诊治,开了中药。服药后稍好一些。我想那是那算命的在想我们的钱,如果说我们信了,接下来就要请他禳除灾星了,这些把戏我在小说里见得多,但M却中了他的彀。

那江湖骗子给M的心理暗示在M身上反映很明显,我就考虑搬家,让M换个环境。正巧场里在房改,上知青可以搭末班车买产权房。分配可以转让产权的房子已经不多,有在场部的,也有在场部东边离场部三、四公里的夹河子的。为了显示公平,要抓阄。我还算运气,通过抓阄分到了场部一邨38楼302室。这套房原来由施志田老师的儿子施医生住,施医生在场里申领了宅基地自建了别墅,场里就把这套房子收回,分配给我们。当时,施老师也想要这间房,不肯交出来,我则急着要搬家。我就找教卫科长邵企康,在场长接访日去找场长。后来,场里也给施老师分配了在场部的房子,才得以解决。我们搬到场部不久,就传来施老师逝世的消息。这让我有些内疚!我和他在一起到庙镇乡下作发展党员的组织调查,关系还真不错。他有病,我也去探望,他称我老弟。不久,又传来邵科长因脑溢血逝世的消息!呜呼哀哉!现在他们都已长眠地下十多个年头了。

场部我那房子地理位置很好。前面是商店,过桥就是菜场。早晨,菜场那嘈杂的人声都听得见。后边是电讯局、邮局的一个院子。农行、建行都很近,离医院、学校、体育场也不远。那房子的缺点是夏天很热,因为南边商店是五层楼,阻挡了东南风。住在商店楼上的住户,说夏天很风凉,我们这幢搂里的人却享受不到。有一个夏天,气温38度C,晚上睡到哪里都感到发烫。幸好几年间也就是那么几天,一般情况下,我们没有装空调,仅用电风扇也对付过去了。

搬到场部后,M的病就好了。以后,传来了39连我家隔壁邻居牛师傅爱人生病的消息。牛师傅陪他爱人到河北去求医也无济于事。回场后,就一直住院。临终前,我和M一起去探望了她。她那时孩子还小,自己也还年轻。但病魔缠身,人已瘦弱不堪!我怀疑她得病的原因:是由于他家里用油漆整个地刷了一遍,楼上楼下,连楼梯的正反面都刷。后来,新装修房立即入住引发婴幼儿白血病的事例常见诸媒体报道。我看那病跟满屋子的涂油漆有一定关系。也有可能是听了那算命的蛊惑,心理上受到负面影响,免疫力降低了,让病魔钻了空子。那时我已经有白发,这是我们吴家的基因所致。我这个白发去送那位黑发的邻居,心中总觉得不是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