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在海丰中学的两年时间里  

2008-08-31 08:4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海丰中学的两年时间里 - 布谷 - 我的博客 

还未等前锋中学的善后工作完全结束,场里已经决定调我到海丰中学工作。我到海丰中学报到以后,仍然回到前锋中学把所有的档案材料以及图书都整理出来,交到了元华中学。我自己感到在前锋中学工作的一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出色、也最有感情的一个时段。

前锋中学完成了历史使命寿终正寝后,卢康德同志调到在崇明岛的前哨农场。那时三旺沙已经围垦成陆,大有发展前程。我则把家搬到海丰农场场部。第一天看房子,只见门上黑乎乎爬满了苍蝇,等赶飞了苍蝇才敢开门。原来屋角旁有一堆垃圾,已年深月久。幸好不多久,这堆垃圾在搞卫生时由场部派人全部清理掉,环境就变好了。我就在清理掉垃圾的地方整了一个菜圃,用竹子和芦苇围起来,种了一点蔬菜。

刚调到海丰中学,我担任学区副支部书记兼副校长。书记是左金刚同志。校长姓吉,好像名吉同春。吉校长人很魁梧,质朴慈祥。老左看上去短小精悍,人很和善。他说他要退休了,有些事很放心让我去安排。那时,史美扬同志也调在那里担任教务主任。教学上一摊由他管,后勤上的事由陈万帮同志管。老陈精明强干,学校里有个手扶拖拉机由他自己开。老左退休后,我担任学区支部书记,除了另外要过问一下海丰小学的事以外,基本上不需要我干具体的事。

 这时M也从梅园大队调到海中,安排她在后勤工作。她要负责给学生蒸饭,蒸饭的笼屉很高,她人矮小,下笼屉时得要人帮助,我就在第四堂课后到伙房帮她下笼屉,顺便维持秩序,也就此亲近学生,不至于高高在上。海中比前锋中学要气派,蒸饭用锅炉房的蒸汽。烧锅炉的陈芝明师傅人很热情,看M下笼屉很吃力,就天天来帮助。以后两家就成了朋友。

不多久,M生病了。先说右腹痛,手压下去仍喊痛,怀疑是急性盲肠炎,叫救护车送到大丰县城的医院里。值班医生在楼上诊病,验血要扶着她艰难地走到楼下,抽血后,再艰难地走到楼上。M忍着痛,来回折腾了一阵,吊了盐水,医生决定观察一夜,等第二天开刀。我感到在急诊这样的情况下,医院的人性化措施有些欠缺。第二天早晨,护士来做开刀前的准备工作,医生来复查,M却不痛了。医生确定不是急性盲肠炎。我们也就结了医药费回家了。

M生病,原来从新疆回海丰的朋友们都来探望。会计徐宜逊,原来我们都在十六团三中工作,当时她在场部北面的安丰大队工作,她和她的先生曹明森一起来探望,在枣园的徐家全、宋妹妹夫妇也来了,在元华的金爱根、叶莉华夫妇也来了,原来我一个班的邱荣根、席永昶也来了。人在有困难时,我感到那一份友情十分珍贵。

M虽然不是盲肠炎,还是有病。不得不请了病假。在家服了几天药,不见好转,我就自费要求了救护车,送M到上海治病。在青浦的一家医院住了三个月院。M的主治医师是我在朱家角教书时的女学生胡维元,她叫我放心。我也就放心地回海丰工作。

在海中时我发觉我的眼睛有飞蚊症了,就到场医院配石槲夜光丸和六味地黄丸吃。药房里的药剂师龚秀梅也是回沪知青,他爱人席裕德原是十六团电影队的,我们彼此熟识。服了一阵药,同时我也注意了护眼和练眼,我感觉到至今视力还能对付计算机上的文字工作,我很感谢龚医生在那时给我的帮助。练眼是我从读报中学到的。据说京剧名角那勾观众魂的眼神是练出来的,望鸽子远飞,观供香烟袅。我则常在洗脸时用热毛巾熨眼,在散步时使眼珠轮圈,绕8字。“用进废退”,我那可能是先天的高度近视,也就维持至今。

 M出院后,校长为了照顾M,安排她在门卫工作。在前锋中学,晚上由我们干部轮流值宿。在海丰中学,则专门安排了人工值夜。值夜是可以睡觉的,只要警觉些看护好门户就行。安排M这个工作,实际上是由我替她值宿。

在学校值夜,我可以在上半夜看书学习,这真是一举两得。只是有那么三个晚上,雾特别浓,伸手不见五指。有一夜从家里出来,在公路上走过了头,在浓雾中隐约见到一点灯光,才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医院。赶忙掉过头来,摸着行道树才找到了拐弯的路。

M住院回家后不久,我的小女儿也生病了。住在青浦中心医院里。幸好有我二姐一家人悉心照顾。那一年,我弟弟的女孩子吴萍因乙型脑炎误诊为伤寒夭折。那女孩子刚师范毕业,在朱家角实验小学实践,工作很积极。可能是因为住在乡下,被蚊虫叮咬后发病的。因吴萍的夭折,我也赶忙到青浦看望小女儿。主治大夫小儿科医生是我表姪,第二天,他告诉我白血球升高的好消息!,确诊只是肺炎,这下我就放心地回海丰了。

 在海中,我没有担课,除了到场里开会,回学校传达布置,随时了解一些下情之外,我趁马达奎老师调在场广播站任编辑的机会,组织学生写通讯稿,我先批阅修改,再送出,做了一些宣传表扬的工作。那两年里,学校好像特别安宁。我的工作是务“虚”,竟然就回忆不起多少“实”的印象。

在海丰农场,有两樁事给我印象很深。一樁是在滩涂上割草的女民工,大都是滨海人。据说她们大都不识字,由包工头带领,割草从天未亮开始,一直到天黑,待遇大致在七八斤大米的价钱左右。一樁是海丰有个对虾场,在小龙虾卖2、3毛一斤时,对虾已经卖到8元钱一斤,且还很紧俏。据说养对虾的民工分红分得很多。民工回家为防意外,都把大钞绑在腿上。其实存银行利用通兑业务是最为安全和方便的,估计他们是不知道的。

我在海丰中学时的那两年里,适逢改革开放的大潮。农民工纷纷涌到城市里找工作做。商品经济的发展在发达国家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海丰农场的上知青也纷纷劳务输出到上海找工作,毕竟上海还有自己住的地方,有一些社会关系可以利用,这比外地人就是优势。知青的子女也都到上海读书的读书,工作的工作。许多上知青都在想方设法调到上海周边的农场。因在南汇、奉贤、金山的农场离上海近,交通便捷,大家都以南片农场为首选。大势所趋,后来,农场局出台了一个政策,把大多数上知青都安排到南片和崇明的农场。

1992年,新海农场到海丰来招工,我因大女儿已经在崇明长江农场工作,决定到新海农场。也就和海丰农场——上海的这块飞地拜拜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