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初到海丰农场  

2008-07-30 18:0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3年,国家对上海支边新疆的知识青年有一个政策,就是通过“双顶”、“单顶”来解决上知青要求回上海的问题。粉碎“四人帮”以后,就有一个知青要求回城的问题,先出台双顶的政策。在全国的回城风的影响下,在阿克苏地区的上海知青一家一个,一齐涌到阿克苏静坐、绝食,要求回沪。据说那时为了防止动乱,自治区曾动用部队。后来中央领导观看了反映情况的录像,认为“孩子们只是要求回家”,就有了个单顶政策。所谓“双顶”,就是知青夫妇双方父母亲都有工作岗位可以顶替,就调回上海。夫妇双方只有一方有顶替的,也可调回上海,但只能在海丰农场工作。海丰农场属上海农场局管辖,地理位置在江苏大丰县境内。

M有父亲可以顶替,我们就调回海丰农场工作。那时到海丰农场,先得从十六铺码头乘轮船到南通,再乘车经如皋、海安、东台、白驹到大丰,再经裕华镇到农场。我们的家具则送朱行码头装船直达农场。农场分老区和新区两部分。老区从南到北依次是新华、元华、隆丰、胜利、场部和安丰,新区在公路东侧,从南到北依次是桃园、李园、梅园、花园、枣园。我们一家安置在梅园大队。那里已经建了二十多幢三层或四层的楼房,中间的几幢是四层楼,四周的是三层楼,布局、式样、色调,景观都规划得很有水平。有位市区来的上青户,可能见惯了狭小的居间,由衷地连声赞叹“崭!崭!”。三层的楼房一幢三梯,一梯六户。我们家在8楼204室。进屋是一间灶间,四平米见方。灶砌在靠北屋角,灶前架火。那里烧的都是海滩上的苇草。每家都分到了一堆够烧一年的柴草。灶间南面是一间大房间,估计有12平米。灶间和大房间东边是一间连着阳台的8平米的小房间和一间跟随灶间一样大起居室。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卫生间和抽水马桶。

 那时,梅园大队的党支部书记是唐琴英,我把组织关系转到梅园后,也就参加了组织活动。大队里搞文娱活动,我就拉小提琴给唱歌的人伴奏。那时,物资供应还很紧张,发自行车供应券要抓阄。我很幸运,第一次就抓到了,买了一辆自行车,这对我很有用,后来,我在李园工作,就天天靠这自行车上下班。

一到海丰农场,我把大女儿送到胜利中学,编在甲班里。小女儿送到梅园小学就读。接着,梅园陆续进了上青户,孩子要读书。胜利中学增开了丙班。沈长柏校长请我去当语文教师。有几个成绩好的学生插进甲、乙两个班,其余的都编在丙班,由我教语文兼班主任。每天有长龙公交车接送学生上学放学。现在尚有印象的学生有严庆功、施徇老师的两个孩子严晓刚、严晓琳,还有陈刚、周键、王晓虹等。有一个朱浩军,用左手写字,动作很慢,学习跟不上。后来到前锋中学后,不得不让他留了一级,最后,还是李正谊老师有办法,还是把他教好了。

那时的上青户家长都对孩子有很高的期望,管得很严,孩子经常出现逃夜的现象。一次是王晓虹晚上没有回家,他家也住在梅园,家长就来找我。我骑了自行车出去找,还好,很快在学校附近找到了。她在外面熬了一夜,又冷又饿,也想回家,又怕家长要打。我给她买了早点,吃了早点,然后送她回家。一天上课了,发现少了好几个学生。有学生说,那几名学生昨晚都没有回家,家里人找到学校里来了。下了课,有学生向我泄了密,说那几个学生就躲藏在附近一堆草堆那里。我让学生领我去找,果然孩子们都猫在那里,他们已冻了一夜,尝到了逃夜的滋味,也想回家了,只是怕家长打。我把孩子们带回学校交给了家长,并教育了家长。自这两次以后,我跟学生们关系亲近了,学生也听话了。

 大批单顶的上知青进场后,市农场局规划在海丰农场建13所小学,5所中学,大量缺少教师,就在原来当过老师的上青户中选拔。沈校长通知我要参加考试,但他先给我吃了颗定心丸。他说,只要我语文考及格,数学考零分他也要我。我当然很感激他的盛情。后来,我就在梅园小学报名参加考试。作文题是“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这对我来说,有很多经验可写,驾轻就熟。考试后,据知情老师告诉我,那次,我语文得第一,数学没有及格,但也得了第二名。数学考第一名的是姜国平,他后来就教丙班的数学,和我搭班。

那个学期里,好像工作特别紧张。乘公交车上班,学生一到校就交家庭作业,紧接着就上课了。上完两堂课,做课间操,要比快、静、齐,我们班的学生还要到伙房放饭盒蒸饭,有的还要解溲,走路要带小跑步。吃好午饭,就批改作业。下午得赶班车回家。一开始我们班做课间操总是落在后面。沈校长也很体谅我,他知道这个刚从新疆各地来的学生参差不齐,不好带,一笑而过,没有严责。我感到孩子们还是要上进的,虽然比不上别的班,也为班级荣誉努力了。后来这个班一起转到新建的前锋中学,学生的进步还是很快的。

这一年里,有三件事印象很深。一件是到农场没有几天,公路西边大量堆放的柴草失火,幸亏发现得早,一呼百应,梅园的人一齐出动,很快就扑灭了。一件是一场大雪,那是我一生中所见的最大的雪,为了通车,大家都出动扫雪,热情都很高。

一件事是听说同学们乘公交车,大家为了抢座位,有一个小学生被挤在车轮下,轧死了。虽然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学校,但以后学校就形成了一个制度,由老师负责护送。我就给班上的学生打“预防针”,我说:“车上这座位不用抢,站也好,坐也好,一会儿都到家了。人生这趟列车就必须要抢先,误了车,可能会误一生。”我还讲了一次因大雾,上海黄浦江上的渡轮误时间了,乘客怕上班扣分,纷纷争抢着上船,结果发生了踩踏死人的事故。学生们是很纯真可爱的,以后,学生们乘车秩序好多了,每次老师乘车,学生们都争先恐后让座位。

 现在青浦市面上的小龙虾(蝲蛄)已经八九元一斤,刚到海丰农场那一年,这种小龙虾才二毛五分钱到三毛钱一斤。那时,买整个冬瓜二分钱一斤。每家上青户都分了二分左右一块菜地,我和M经营得还是不错,秋季种油菜,这油菜籽可以换菜油。春季种豆角、黄瓜、卷心菜、西红柿、茄子、韭菜、洋芋、红薯等,后来还在菜地旁边的水渠里种了茭白。星期日到四叉河镇买些鱼肉蛋,蔬菜基本上是自给自足。

1983年,我们从新疆调回海丰时,除工作介绍信、户口关系、组织关系外,粮油关系是很重要的一项。我们到海丰后,粮油还定量供应,发了购粮油证,我们就到隆丰的粮油店买米、面和食油。但不多久,粮油就敞开供应了。我家的几十张全国粮票就只能留作纪念了。那是母亲千方百计省下粮食,领了上海粮票,再求人换成全国粮票,一点点积攒起来后,寄到新疆的。我成家后,家中的粮食有些积余,除一日三餐外,还用包谷面喂鸡、用包谷面跟老乡换木柴,这全国粮票就一直不用,也舍不得用。粮食敞开供应好啊,这说明一改革开放,就解决了曾困扰了新中国三十多年的粮食问题。最近,我看到了一个资料,在决定实行农村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制前,我国每年向农民征购的粮食只有300亿~350亿公斤。而1984年,在上一年丰收的基础上全国粮食产量达到了4000亿公斤,农民卖粮的积极性很高,后来,媒体又传来了国家粮食库容不够的消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解决了粮食问题,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才有可能转入城市,这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必经过程。我深深地感到,新中国在粮食问题上有正反两个典型,可为世界示范。一个是1958年的“共产风”“浮夸风”,立竿见影,紧接着三年的经济困难,不得不“下马”和“到农村去”;一个就是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也是立竿见影,旋即基本解决了曾被一些西方人断定不能解决的粮食问题。我国历史上曾有几次饿殍遍野的悲惨景象,当今世界,尚有一些国家的民众在受饥饿煎熬,我不由得打从心眼里感激生产粮食的我国的农民大众,感激中央的改革开放决策,当然也感谢袁隆平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