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在上游一场九连的生活  

2008-06-07 10:0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成立的九连位置在场部的西北角,在北一支渠旁边。连部已经盖好了十二间耸出地面的“半地屋子”,围着一片长方形的场地。西面是伙房、涝坝(水池)。南疆的地屋子全部在地里挖成,上面用胡杨木或沙枣木作梁,用较粗的胡扬枝作椽子,再盖上芦苇、玉米秸,再用和着麦草的泥巴封顶。因新疆很少下雨气候干燥,这泥糊的顶也能使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地屋子并不感到潮湿,还是冬暖夏凉的呢。这半地屋子,则在屋子地基四周用麦草和泥巴垒起土墙,屋子的空间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屋顶也跟地屋子一样是用泥巴糊的。我们把行李搬进屋子时,屋子里已经用木板架成统铺,一个班住一间。我当时任二排八班班长,副班长是严规行,四川籍的袁福安担任我们班的技术班长。战士有蔡祖根、孙尧华、席永昶、钱昕、夏铃玉、倪作健、金增祥、薛成龙、胡潮、沙才兴、邱荣根、魏兴琪、陆增荣、姜礼忠。连长是余长生同志,指导员是李传胜同志。余连长和李指导员待人都很诚恳,余连长稍严肃些,李指导员脸上常带着微笑。他们的言谈举止都有北方田野里的红高粱那样的淳朴。余连长爱人谢秀兰是一排排长,我的老乡方心广是我们二排的排长。文教是魏文嘉同志,有女性特有的热情。一到九连,先是安排床铺,再是发砍土镘。这砍土镘的头比我家乡人用的锄头要大许多,头上面形如肩,肩下两侧如腰,刃口是半圆形,把子比锄头把短。上海地区用的锄头、铁搭,把子长,在粘土地里作业,可以利用杠杆作用省力,这砍土镘把子短,不省力,但很适合把高处的土移到低处。这应该都是我国劳动人民通过劳动实践后的智慧结晶。

下连队后,我们每天都要在天未亮时就起床跑操。排长轮流值勤。每逢谢排长值勤时,除哨声外,“起床啦!”那高频率的女高音就像夜空划过一颗流星。我们就赶紧起床,集队,在朦胧夜色中跑操。跑完操,然后洗漱、吃早饭、上工。连队组建了伙房班、菜地班、大车班、有一个班被安排上戈壁滩割树条,用来编筐子。我们班的任务是开荒平地。连部周围有一大片荒滩,稀疏地长着红柳、芦苇、骆驼刺等一些耐盐碱的植物。我们要削平沙包,取沙包的沙土填平鸿沟,成为平地,一边平地,一边修引水渠和田埂。一部分沙包的土可以用砍土镘从高处撒往低处,路程远一些的得用筐子挑。后来,我们又每人发了一根扁担,一对柳条畚箕,用来运土。

在开荒平地时,我发现,如果劳动力组合得不好,就窝工。挖土跟挑土的人要根据运土距离定合适的比例,才不会窝工。我则每天在上工前把柳条畚箕收拾好,免得因畚箕坏了而窝工。大城市来的小青年们很不习惯整天的干活。一到下午,就磨洋工。而连里又规定了全班的劳动任务,我只好给自己和每个队员丈量了土方定额,言明完成定额可以休息,连里批评的话由我承担责任。可能是我们班的任务完成得还不错,所以,连长、指导员都没有批评过我。一次,我的砍土镘把子断了,我到连部请木工修,那木工竟是位女同志,李指导员的爱人,她边干活边跟随我攀谈,夸我办法多,这让我有些感到意外!现在想想,这吃大锅饭和定个人劳动定额的问题,是一个十分普遍也是十分明显的问题,但我们国家却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才认识清楚,这真让人匪夷所思了!

把荒漠改造成良田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看着那平展展的方方正正的地块,就有一种成就感。后来,我们还在斗渠上栽了柳树,我还故意倒插了几株。我调到学校后,每次去上游水库要经过那里,看着地里的庄稼和斗渠上的柳荫,总有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最近,我又从原农一师十六团中学回沪教工聚会时摄制的录像光碟上,看到了那块自己曾费过心血、出过力开垦的土地,那是从电脑里翻录的由卫星航拍的图像。不禁内心又一阵激动,那一大片塔里木河两岸的绿洲,无数的方方正正的条田,曾是多少上海知识青年奉献青春的热土啊!

 那时,我们的生活异常艰苦,主粮是包谷面,这对吃惯大米饭的上海青年来说是一种考验。新成立的连队,没有细菜,只有白菜、萝卜、甜菜,一段时间还吃饲料瓜和甜菜叶子。那时,我们每顿的粮食定量是200克,小青年们都在长身体的时候,又缺少油和副食品,大家常嚷嚷吃不饱。而女生们却常常吃不完,我就腆着脸到女生班讨要甜菜和剩馍来给大家吃。那甜菜,我们叫糖萝卜,切成块,煎成汤,甜甜的,还是比较好吃的。那时,各班要开展文娱活动,女生班请我去教歌,所以,我去向她们要一点吃剩的东西,她们还是很乐意的。

那时,连队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了士兵管理委员会。可能是因为我年龄大一些的缘故,大家推选我当委员,负责监督伙房的工作。伙房的大师傅叫柏传鸿,也真够难为他的。在那样的艰苦条件下还要求改善伙食,三顿不重样。于是他就在主食上想办法。包谷窝头、包谷馍、糖萝卜窝头、白面馍、花卷、发糕、稀饭、包谷糊、米饭、面条,竟然可以三天不重样。

有一次,班里一个战士说200克的白面馍可以吃8个,我就和他打赌,能吃下8个的话,那另外7个,由我付粮票和钱。大家都起哄着逗乐。我也真的又买了7个馍让他吃。吃到第7个馍时,看他实在吃不下了,我就劝他别吃了。他没有吃完,我也不和他计较了,粮票和钱仍归我出。那时,我也真有些后怕,我只想堵堵他的嘴,也真怕他撑坏了肚子我要负责任。

 一个月后,我们连还组织了一次营火晚会,柴火是开荒时从地里捡来的。大家都很活跃,又说又唱又跳的。张浩泉他们班自己编了一段数板,配上“杨柳青”曲调,当他说到“羊肉抓饭,香啊!哈密瓜,甜啊!”时,引发了全场一片笑声。我就和一位女青年演唱了男女声二重唱“毛主席派人来”营火晚会后,连里就挑选了一些文娱骨干,成立了业余演出队,准备排练节目参加团里的春节文娱会演。九连在团的春节会演上的演出十分成功,特别是由韩声远先生和孙宝娟女士合演的《逛新城》,很受观众欢迎。节目被团里选中,增加了几名老的文艺骨干组成了团的文艺演出队,到地方上的卡尔登农场和阿瓦提县城去拜年。在节目中,有苏丽芳的女声独唱,唱的是由成荣庆助理员谱写的《塔河两岸好风光》,《逛新城》则由田志强先生和孙宝娟女士合演,节目演出又获得个满堂彩!

这一年,1964年,我获得了上游一场政治处颁发的五好工人荣誉。等我从阿瓦提回到团场后,我又被借调到二连,原因是二连文教要去学习,由我去代理文教职务。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