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初到上游一场职工子弟学校  

2008-06-27 19:5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调到子校时,学期已临近结束。不知什么原因学校突然调走了六年级的班主任老师,而由我去接替。我去子校时由成荣庆助理员引荐。那是一天下午的放学以后,老师们都聚集在办公室。那时的校长是修家礼,指导员是郭明义,教务主任是熊玉华。会上,老成说我会吹拉弹唱,场里决定调我到学校。这让我有点意外,也有些自得。我学吹拉弹唱是因为我高度近视,为谋生的需要,不得以而为之,未想到在人生路途上竟起了关键作用。

在会上,除三位领导外,教师间,我最先认识了胡世龙、薛彩芳伉俪。他们俩中学也毕业于松江一中,我们是校友。他们是正宗的教师,科班出身。胡世龙毕业于上海教育学院,满怀热情支援边疆。薛彩芳毕业于七宝农校,为着爱情也跟着来到新疆。他们在事业和爱情上用传统思想来衡量,也真有些罗曼蒂克!他们夫妇俩为人随和,人缘特好。后来胡世龙节节高升,当校长、当教卫科长、当师党校校长,当八团政委,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真诚的友谊。

会后,我把行李搬进男单身教师宿舍,认识了张成军和蓝俊军老师。张老师是东北人,个子很高,他在沈阳机电学院上到三年级,因生病辍学,病愈后到新疆。他的美术字写得很出色。平时他就背着画夹练写生,画维吾尔族老乡的肖像。他会拉小提琴,这跟我是投缘的。蓝老师是四川人,会吹笛子。据说他上中学时,学校就要求学会两样乐器。这跟后来的教学大纲要求是一致的。但是许多学校都没有落实。兰老师在黑板上写的字很美,这让我很羡慕。他待学生十分亲切,在学生间很有威信。他和小学生们一起追逐着用橡皮筋打纸弹做游戏的情景在我脑海里留有深刻印象。我们间至今还保持着友谊,却未能成为琴友。

第二天大清早,我们老师就跟学生们一起跑操。天很冷,呼出的气立即凝结成白色的雾气,但大家都习惯了。吃过早饭后,我进教室上课,教室里很暖和,原来早有值班的学生在铁皮炉子里架起火。这让我感觉比在上海的冬季里上课要舒服多了。

 教室不太大,比上海的教室窄,只三排双人座位,可能是受到胡杨木房梁的长度限制的缘故。一个班学生只三十多人。有场领导、连队干部的孩子,也有有新生人员的孩子。这新生人员,是指劳改犯人服刑后愿意留场从事生产劳动的人员。有不少四川籍的劳改犯人据说只是因为违反了粮食统购政策而判刑的。那时,水库的学生也在上游一场上学,要住宿,由刘月华阿姨负责照顾。上课不多久就放寒假了。寒假里,我们三人有时到戈壁滩打柴。新疆的冬天里,晚上得用柴烧火墙。这火墙是用土块在屋子里砌一垛墙,高过人头,一米多长。火墙内隔成三段通连的烟道,连接着耸在屋顶在的烟囱。火墙的另一端则砌一个锅台,锅台上盖着铁板。晚上烧火墙保持室内温度。铁板上放锅可以烧水烧东西吃。我们还到南灌大渠取冰,放在火墙铁板化成水。冬天,学校的涝坝里没有水,伙房就用牛车拉冰化水,我们用水也得自力更生。这冰化的水是淡水,新疆的老职工则称甜水,其实这水并不甜,只是区别于有的地方不得不饮用咸水而言的。有时我仍去演出队参加演出,但许多时间都可以由自己支配了。

 寒假结束后,场里安排我去三管处学习,同去的还有四名上海女知青,吴素心、黄淑珠、盛珍联、熊美华,另外场里安排了几名上知青参加了卫生员的培训。我们一起去了那里。那时,农一师第二管理处在阿拉尔,第三管理处在十七场场部。有一部影片,称三管处所在地为“幸福城”,去时正值春光明媚,确实有“世外桃源”的感觉。只是近日我翻阅了今年由福建省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分省交通地图册,从地理位置上看,阿拉尔已经称塔里木市,幸福城却找不到,可能那里的经济还没有达到“城”的要求,这地名也只能留在曾为塔里木献身的知识青年们的美好的想象中了

我在三管处幸福中学里学习普通话。拼音我是学过的,学起来很省力。普通话我说得不好,有些词语学生听不清,组织上让我参加培训是对我的培养。上海话跟普通话有很大距离。上海话里“吴、何、胡”是不分的,“王、黄”也不分,这我已经注意到了。上海话里“en、eng”“in、ing”不辨,“ou”韵接近“e”韵,则是需要学习和用心注意的。  

后来,我还在17场小学实践了一个月。有两件事印象深刻:一件是学生早饭喝玉米面糊糊是不定量的,这在粮食定量的岁月里,无疑是农场领导对下一代格外的关怀,是有利于学生成长的。一件事是四、五、六年级学生要轮流掏厕所。我实践的是四年级,带班的是女老师,轮到时我理当义不容辞了。但四年级的学生也很能干,有大一点的学生抢着这又脏又累的活干,这在上海的学生是无法想象的。

学习结束后,暑期开始,我们接到通知,到阿拉尔和全体教师一起参加政治学习,我们就坐车到阿拉尔中学。这次全体塔里木垦区的老师集中到阿拉尔学习,现在看来已是当时社会主义教育的尾声了。规模更大的文化大革命已经风起云涌。所以会议组织者也有些惘然,只是草草走了一次过场罢了。

 在阿拉尔学习期间,有三件事我印象深刻:一件事是伙房要宰猪,大师傅们都不敢,到处找人,我们学校的女老师魏威竟会宰猪,这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时成了新闻。一件是阳历7月里,已经能吃上春季播种的洋芋,这让我感到惊奇。还有一件是我有个表侄在塔里木农场当技术员,特意来看望我。他是我姨夫徐熙春的孙子,从北京支边到新疆的。他憧憬着把塔里木遍地长着的罗布麻的驯化。可是不久,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传来了他被批斗的消息。他的理想可能也就因之付诸东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