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在二连和筹建七连的那段日子里  

2008-06-14 07:1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二连和筹建七连的那段日子里 - 布谷 - 我的博客

  

  在连队里,当班长是很辛苦的,事事要带头。不带头就指挥不动。当文教对我来说,就轻松多了。一是工作没有定额,收集好人好事,写点材料,出出黑板报,这在我是轻车熟路。那时二连的连长是白玉祥,指导员是任冠生。两人待上海青年都很好。任指导员很和善。据说文革期间,三连黄龙驹连长被拉下马,由他到三连任连长,指挥不动人,大卡车到连里,没人卸货,他只好自己带着家人卸货。当然,文革乃非常时期,他没有被挨批斗、挂黑牌、靠边站、蹲牛棚,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二连会计蔡克让而我年龄相仿,我们都是青浦人,可以说是老乡。我们又一起工作,说话投缘,以后也就成了朋友。二连的三个排长都是上知青,马德兴、纪颂华、周和兰。那时,知青间传流着一句俏皮话,“指手画脚是连长,吊儿郎当是排长,轧扁头的是班长”。班长常挨批评,知青们又不买账,真有轧扁头的难言之隐。这三个排长却都能吃苦耐劳、以身作则的。马德兴事事都能干在先,就像一个务实的农民,不由人不佩服。纪颂华是练塘人,口音有些土,但待人亲切,人缘很好,直到现在仍在上知青中很有威望,每年,原在大树林的回沪知青聚会,都由她牵头。至于周和兰,她待人热情,工作泼辣,给我的印象很深。我亲眼看到她一次在引水渠垮口时,跳进冰冷的水里,脱下大棉袄堵在口子里,才把决口堵住的情景。这真所谓巾帼不让须眉!我也常担忧她别因此患了关节炎。二连毕竟是老连队,房屋是建在地面上的真正的房屋。用砖打地基,用砖砌成承载房梁的柱子。不承重的部位则用粘土压成的土块,有明亮的的玻璃窗户。两个院子,十来幢白色的房屋,和三连的房屋相映,在绿色的田野间非常醒目。二连也有一间地屋子,住着成助理员一家。成助理员在场教卫科工作,会拉小提琴,会写歌词谱曲,是我们演出队的领导。到阿瓦提拜年由他带队,所以我和他很熟悉,也很敬重他。他的家还住在地屋子里,这就让我很意外。我有时也去地屋子里看望一下他的家属。地屋子从坡道进入,屋子里用安装在屋顶上的一小块玻璃窗采光,屋子很大,没有什么大家具,让人有些空荡荡的感觉,但收拾得很干净。后来,我才知道成助理员家属原来还是大学生,在政治运动中,精神上受过一点刺激,不久便离开人世。成助理员含辛茹苦带大三个孩子真是不容易!

二连有菜地,有猪圈,春灌、春播时还能宰猪给大家打牙祭,生活明显比九连要好多了。大家都有床,很方便挂蚊帐。卫生员何怀洲、还有田志强、严梅芳,我们曾一起去阿瓦提演出,我们也就成了朋友,开展了一些文娱活动。我在二连,竟也有了当时农民讽刺有些干部“大衣篷呀篷,不做三百工”的那种感觉。

二连文教培训回连后,我也就回到九连。还当七班班长。我们班接了一个新任务,在二连和五连间筹建七连。我就马不停蹄地带了一个班到了七连所在地建半地屋子。造半地屋子很简单,由施工员放线后,我们就把表面的碱土刮去,再在屋子内挖土,掺杂麦草,和上水,用抓钩或铁叉把和好的土摁到四周的墙基上。筑一层,待干后再加一层。加到1米7、8后就够了。再在山墙上加个三角,就可以架梁,架椽子。梁和椽子用的都是从戈壁滩上伐来的胡杨木。粗长的作梁,细长的就作椽子。然后再铺上草,再把屋子里的土挖出铺到屋顶上。因为里面挖低了地面,房屋空间的高度也就够了。和泥,叉泥垒墙,这活是很吃力的,幸好我中学期间练过单杠双杠,有一点臂力,还能勉为其力地坚持上一天。

我们刚到七连时都是露宿的。靠着一段颓墙,在地上铺些草,就是“床铺”,我就想起了沪剧《芦荡火种》里的两句台词:“天是屋顶地是床,月里嫦娥把宫灯照”,不感到苦,倒有些浪漫的情调。晚上睡觉,用被子一裹,可以防蚊虫。睡午觉时,苍蝇令人讨厌,也只好盖条被单防御了。

 房子盖好后,七连也就组成了。调来了连长董寿宗。重新编班,原值班连的金爱根调在我班里任副班长。一天,他从地里拣回许多蘑菇来,烧一大脸盆请大家吃,这让生活平添了一份乐趣。以后,我很快又调离了,但我和他两家成了至交。调到海丰农场,他在元华,我在梅园;调到崇明,他在跃进农场,我在新海农场;他回青浦,我也跟着回了青浦,两家相距都不太远,也就经常来往了。

组建好七连后,又接近年底了。场里决定成立演出队。我也被调到演出队。

1965年,场政治处再度给了我五好工人的荣誉称号。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