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高中生活  

2008-05-10 18:4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高中生活 - 布谷 - 我的博客

                 在100周年校庆上,59届高中毕业生和班主任朱津老师合影

我的高中生活 - 布谷 - 我的博客
 松江一中1959届高中乙班毕业留影

                                   

1956年,我再次考高中,终于被松江一中录取了!那时青浦还没有高中。从朱家角到松江要乘半天轮船。一个班里的学生,有松江本地的,说“我”为“阿奴”;有浦东的,说“很好”为“邪好”;有崇明来的,语气里常带一个“哈”字,我们青浦人说“很好”,就说“好起好来”,说“很甜”就说“甜起甜来”,口音各不相同。这可能因为水乡有河流阻隔,语音上相对保持独立的缘故。

上了高中,每月粮食定量从28斤提高到35斤,这在那时我是很在意的。松一中很重视体育,后面有四百米跑道的的操场。每个学期要举行一次运动会。学生要求“劳动卫国”制达标。劳卫制有必修项目和修选项目。我通过努力,先达到了一级。一枚鲜红的证章挂在胸前,感到很自豪。我在作文时,写进了这件事,语文老师到教室里给我面批,夸我写得好。我从此对作文有了自信,不觉渐渐喜欢起语文来了。那时,我喜欢语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汉语和文学分科,一改初中时老师的那种我不喜欢的教法。后来,我的劳卫制体育锻炼还达到二级。这两件事,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

在高一时,有两门课我特别喜欢。一门是制图,一门是实习。这两门功课由一位老师教。制图作业要写仿宋体,要画三视图,我做这门课的作业很认真。实习课我们在工场里上,分金工、木工,我被分配在学木工的组里。我们的任务是做测绘仪的支架,后来也上木车床车圆形的部件。我们还学翻沙,用熔化的铁水浇铸支架的脚。我们还学了用泡立水给支架上漆。后来果真做成了很漂亮的测绘仪,这让我对那位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幸的是第二学年到学校,听说那位老师逝世了,我不由感到这真是国家社会的很大损失。后来,我学的木工活在新疆的学校里还派了用场,一到暑假,我就给学校修理课桌椅,节约了教育成本。

1958年春末夏初,全松江城组织了一次全民捕捉麻雀的行动。我们学生都爬上屋顶,敲着脸盆、铅皮桶,大声么喝,把麻雀惊吓得无处躲藏。那时,政府为解决全国人民的粮食问题煞费苦心。粮食是“宝中宝”,麻雀要偷吃粮食,那还了得!于是把麻雀跟苍蝇、蚊子、老鼠、同列为四害,要除灭。后来有专家站出来说话,说麻雀虽然偷吃一点粮食,但在育雏时也吃虫子,对绿化和生态环境是有益的,才大赦了麻雀,把蟑螂列入四害。那一年,我有幸获得了松江县城区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颁发的“除四害英雄”,至今还保存着证书。说到除四害,我这里插几句题外话。除四害是十分有益国计民生的,提高了广大人民的生活质量。以灭苍蝇为例,我曾在一次下乡时见到这样的情况,一家农民在吃饭时,饭篮中的米饭上盯满了苍蝇,黑黑的一层!那个农民只赶一赶后就盛饭吃了,我那时只感到有些恶心。那时有不少农民还不知道苍蝇传播病菌的危害性!现在这种情况是不会再见到了。再说蚊子,我小时候,尽管睡觉有蚊帐,上床后,母亲用煤油灯把钻进帐子的蚊虫一个个烫死,然后用很沉的棒子压住蚊帐,防蚊虫钻入,但是,我几乎每年要发一次虐疾。这虐疾病忽冷忽热,发冷时盖上三四条被子还颤抖,发热时则浑身冒汗,一条单子也盖不住。幸亏那时已经有了能治虐疾的西药,名叫“奎宁”,一服就好。后来从书本上知道这奎宁是用生长在南洋的一种植物金鸡纳霜制成的。现在想想,这在形体上是西药,实际上不是由化学方法合成的西药,这药更像是现在的中成药,那该是中成药的祖宗了。上中学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生过那虐疾病。1989年我在海丰农场,我的家从梅园新村搬到花园新村,第一天晚上我点了野猪牌蚊香,床帐顶上的死蚊子竟黑乎乎一层。2003年回青浦,住在五楼,已多年不为蚊子所扰了。现在许多住底楼和平房的人仍为蚊子所扰,人类要除灭四害,还有一段很长的道路要走!

1958年,在国家的政治生涯中发生了一件十分荒唐可笑的事,那就是全民大炼钢铁运动。我们先磨砖,把砖磨成扇形,在校园里建了两座圆形的小高炉,一座炼焦炉,日夜轮班炼焦炼铁。小高炉里投入铁矿石和焦炭,点燃火,用鼓风机鼓风,用水泵戽水冷却炉壁,煞有介事!炉温低了,赶快用大铁锤敲击钢钎凿开出铁口,把一包包盐巴投进去…在物理老师指导下,我们的二号炉最先出了铁,浇铸了一个银灰色的铁五角星。全校师生兴高采烈,敲锣打鼓抬着那铁五角星去县委报喜。其实,那不是生产,不是经济,只是政治的需要。因为那样不计成本的生产是不能维持的,对我们学生来说,倒是一次花了大成本的实习,机遇是难得的。那一次,我被学校评为大炼钢铁积极分子。过了寒假,1959年,我们回到学校,校园里密密地建了九座新的小高炉,不久,这些小高炉又拆除了!

1958年,在我国的政治生活中应该是教训惨痛深刻的一年。那一年,在全国范围内刮起了“浮夸风”!“放卫星”的“捷报”频传,以水稻为例,开始是单产800多斤,这还是可信的。后来又有亩产1000多斤。松江有全国劳动模范陈永康,他的“三黄三黑”栽培技术,水稻亩产也曾达到1000斤。这也还可信。以后就不对头了,“卫星”越放越泡沫了。4千斤、8千斤、1万斤,1万多斤!?报上的丰产图片上,鸡蛋可以在田里待割的水稻顶上滚过,甚至还有坐上一个小孩的。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说,这就是明显在“忽悠”读者了!那时,我们的物理老师就告诉我们,有科学家提出了质疑,那样密不通风的水稻,能扬花授粉结实吗?现在想到这些事情,我十分敬仰这位敢说真话的老师。那时,学校还组织我们勤工俭学,我感到很有意义。我们修过铁路,拆除旧站台,我们到东佘山种树,至今车过佘山时,望着那郁郁葱葱的东佘山,心中仍有快意产生。那时,学校还自己制造金霉素,只是只有少数学生参加了,我没有参加。学校也组织我们义务下乡支农。支农不仅对我们是劳动锻炼,也使我们了解了农民们的思想感情。

那时,进校门后,两旁是用木板搭建的宣传廊,除学校的布告处外,则是各个班级和学生团体自办刊物发表的场所。我们的刊物编绘在一大张铅画纸上,张贴在宣传廊上,那是真正的百花齐放,那里生长着无数原生态的小花。大家为了班级荣誉,把刊物办得很精美。我还记得,那时已有学生想象了今天这样的塑料无处不在的世界,只是未能想到“白色污染”给地球带来的危害!

学校操场后有一个大土墩,土墩上有一座古建筑,名“一览楼”。传说这“览、楼”两字笔画很多,而那个“一”字笔画又最少。题字的人怎么也写不好那个“一”字。后来有一个乞丐,脱下脚上的草鞋,蘸上墨,一挥而就。大家都说那乞丐是个仙人。现在细想,这书法其实并不只在写好一个个字,每个字也和其他的字关联着。每个字的安排也跟整个的布局关联着。这就叫“和谐统一”,才有“美”感。这传说还寓着很深的哲理呢!

 学校那时就有专职的校医,姓张,父女两人。传说老张医师自愿捐献遗体供科学研究,那时就已和日本医院签了合同。校医有很大的权力,他们要巡视教室、操场、宿舍,他们要监督学校的饮食卫生,监督师生的健康状况。我则很佩服老张医师的医道!他主张少用药,多喝白开水。对青少年来说,这个理论不仅是节约医药,更在于保护人身固有的免疫力。他主张用药要先用药性轻的药,效果不佳时,再一步步改用药性重的药。以治拉肚子为例,他先给黄连素片,不行,就用SG,再不行,才用抗生素。当然,那时校医室没有现在医院那样的检测条件,只能通过实践一步步摸索了。

在高中的课程里,我只感到三角函数有一点难,考过不及格。别的都不感到怎么难。星期日不回家的学生就在宿舍里打扑克。我则常和几个同学到醉白池(今人民公园)里合奏,碧水粼粼,琴声悠悠,十分快乐!我们班的民乐队也曾在全校会演时上台演出过,我坐在正中间敲扬琴,演奏的曲子是广东音乐《金蛇狂舞》。有一个班演出的鄂尔多斯舞蹈在我心中的印象深刻,至今还记着那豪放的旋律。星期天,我也常到新华书店翻书看,有喜欢的书就买上一本。那时一本书的价格只是几毛钱,家里每个月给我12元生活费,饭钱只用八、九元就够了,头发同学间互相理,再留下回家路费,余下的我就买书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顾炎武的格言给我的印象很深。有几次,我和同学蓝晋文、顾天章不坐轮船,走路回家。我们把走路说成坐11号公交车。从松江到朱家角,经佘山、青浦是一条路,经小昆山有另一条路,我们都走过。走小昆山那条路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古墓,墓前有石人石马,还有一条很宽阔的河,绿波浩荡,白帆片片。天天有潮水来朝古墓。据说有一个联“朝朝朝朝朝朝朝”的典故源于此。那第一第三个“朝”字要念zhào,早晨的意思。第二第四第七个“朝”字要念cháo,朝拜的意思。第五、六两个“朝”字念zhào,则是天天的意思,当然,还谐音暗示,来“朝”的是“潮”。

 还有一次,我到同学潘昌伟家里体验了“人民公社吃饭不要钱”。他的家在松江南部亭林乡下,要在米市渡过黄浦江,走到亭林镇再到他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了,肚子都有些饿了。他揭开灶上的锅盖,有半锅小红薯还是热的,各人吃了一个小红薯,然后,他就带我到公社食堂吃晚饭。食堂里人声喧哗,很是热闹。等了不多久,开饭了!大箩筐里盛着白花花的大米饭,随便吃。两个素菜,用小号的脸盆盛着,八个人围一桌。我是客人,不付粮票,不付钱,也一样吃。这就是“吃饭不要钱”!?多年来,我习惯于计划着粮票吃饭,这一次,我感到沾了大家的光,很不好意思。这样的吃饭不要钱大概在全国维持不到半年就维持不下去了。这种平均主义思想,乌托邦思想,让懒惰的人最受益,结果是大大地挫伤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紧接着的三年全国就发生了严重的粮食问题。

我在同学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来赶路。我走到奉贤的南桥,吃了点心,再走到奉城。那时,我哥哥在奉城工作。我在奉城住了一个晚上,又一早从奉城出发,沿着海堤往北走,欣赏了“无风三尺浪”的大海和海上日出。然后,我乘公交车到上海,换车回青浦。50年前的海堤离奉城还不太远,现在查地图,那海堤已经离奉城很远了。松江的松鹤酒楼历史悠久,小说中也提及。酒楼的玻璃橱窗里挂着红红的油光澄亮的烤鸭,十分诱人。每次路过,我就有安徒生童话里那卖火柴的小女孩望着橱窗里烤鹅的感觉。一次,经济地理课上老师讲到北京填鸭和北京烤鸭,我就决定体验一下。我省下钱去买了一份,那烤鸭薄薄脆脆的一层皮,下面是一层肥而不腻的脂肪,再下面一层是香香的鸭肉。那味道远在现在一般的电烤鸭之上。松江还产名闻遐迩的四鳃鲈鱼,据说仅产在三秀桥之间的河道里。我也去松鹤楼品尝了一次。那鱼儿有点像塘鳢鱼,那时一斤塘鳢鱼3毛多钱,吃四鳃鲈,一条两毛钱,我感到一点不贵。我买了两条,再配一些菜,3两饭,感到十分惬意!那乳白色鱼汤里配了薄薄的红色的火腿肉片,鱼肉又细又嫩,那鲜美堪称一绝。我是很怕鱼腥的,对鱼的烹调特别挑剔,一生中对吃鱼的好印象不多,那次品尝的印象却特别深。这四腮鲈鱼有一个传说:说是有一次进贡到北京的四腮鲈鱼,放在水里养的都死了,有几条鱼跳在旁边的砻糠里,还活着!以后,运送这鱼儿时就放在砻糠里。我退休回青浦后,跟吕玉蒙先生谈起有关这鱼儿的事,他说,他渡江南下后留在地方工作。解放初时,经常去松江办事。他常见到青浦的渔民用篮子盛满砻糠或干稻草,带着四鳃鲈鱼去松江出售。原来,这鱼儿不只产在松江三秀桥的河道内,在长江口附近通海的河道内都有这种鱼儿。解放后,内河修了防海潮的闸,断了这鱼儿从大海到内河的回游路线,就几乎绝迹了。

可能是我自学过两年,年龄相对大一些的缘故,同年级的男同学们都叫我“杰兄”。去年,蓝晋文从美国回来,班长张金林从北京回来,我们约定一起去看望班主任朱津老师。大家一见面还是一如既往,叫我“杰兄”。当时,我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在全国普遍重视俄语的时代里,我在小学、初中、高中学的外语都是英语,这在人生机缘上是较难遇的。当然,每次都是从头学起,也只为我打好了基础,我的实际水平还是很有限的。我在班上是很有人缘的,我的表现自以为也是十分积极的。我在政治上要求进步,申请加入青年团,在班级的团组织已经通过,可是就是不批下来。我也只能承诺我在基层团组织审批我时说过的那句“如果组织上不批准,我会继续努力争取”的话了。

 在松江的三年里,我看了不少影片。那时学生专场的一张票只要五分钱。学校几乎是每月要包场电影。电影院离学校不远,我们都走路过去。电影院的广播喇叭特别响,远远的就能听见播放的音乐和歌曲。那时播放得最多的,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首《桂花开放幸福来》,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是《毛主席派人来》,我还为排练这首男女声二重唱的歌下过一番功夫。影片中印象最深的是《天涯歌女》、《马路天使》、《流浪者》。那《天涯歌女》中的《四季歌》,《马路天使》中的《天涯歌女》,我至今还记着谱子。《流浪者》批判了“龙生龙,凤生凤,贼养儿子会打洞”的血统论,这在我心里引发了共鸣,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高中三年,是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三年。那时的体育锻炼让我的身体经受住在边疆的艰苦考验,受益至今。那三年,也是确立我世界观,人生观的三年,使我对自己的信仰有坚定的信念,不懈努力,也因此受益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