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父亲  

2008-04-08 07:2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是朱家角镇吴氏康字一辈的人,名康泰。字让德。而镇上的人都叫他吴荣生。朱家角镇吴氏分三支:蓝坊场一支、新街一支和泰安桥西堍的一支。吴字在方言里不念wu,跟方言中的鱼字一样发音。念ngeng。有文献资料反映,朱家角镇自明朝时已经有了资本主义萌芽。朱家角地处沪、苏、浙水路交通要冲,商业发达。我的嗣祖父就持有电灯厂的股份。这股权由我的一个姑姑继承,解放后也每年有红利,一直到国家出台赎买政策才终止。我的亲祖父是牧师,曾继承过一爿饼行。这饼行,是把油厂的油渣如豆饼、菜籽饼卖给农民作肥料。世事沧桑,也不知在何时倒闭的。我父亲是伯父家经营的正余公米行的看白先生,收稻谷时要鉴别稻谷的水份。每年稻熟以后,我父亲就要下乡收购稻谷,叫“出河”。秋冬季节,父亲每天天未亮就起床,到茶馆里洗脸、吃一点早点,坐米行的敞篷船下乡。据大姐说,我父亲在日寇侵占期间也帮伯父家收租米。到解放前,我父亲曾参于13家企业的股份。这是父亲生前给家嫂说的。据家嫂说,公大米行的股份是因为要安排哥哥工作,哥哥没有拜师学艺,就因父亲的股东身份进了公大米行工作。有两家我也知道,一家是同德油厂,一家是“中华百货商店”。据说伯父吴熙若开同德油厂时,还借过仲家三千大洋。股份制,经营有方,5年就回收了全部投资。有的企业在国民党统治期间的通货膨胀倒闭了,有的是解放后停业的。只有同德油厂的股份,在解放后仍有红利。后来该厂迁外地,公私合营后也仍给股东分红,也到国家出台赎买政策后才终止股权。

我在这里之所以提起这些事,是供研究中国民族资本发展历史的人作参考。在帝国主义强大的资本冲击下,在日本军国主义铁蹄下,在国民政府四大金融寡头把持下,我国民族资本企业中的小企业是如何积累资本的问题,是值得研究的。

 我父亲好像政治嗅觉特别迟钝,在解放军快要渡江的时候,还以廉价买进了一块在同德油厂后面的土地,认为是吃了一块肥肉。结果是解放后在土改时因家里有四十多亩田地而划为工商地主成份。这对我们孩子的升学产生了影响。解放后,正余公米行公私合营,我父亲就被解雇。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他卖过糯米糕,卖过酒酿。制糕和酒酿是我母亲的拿手好戏,她裹的粽子和薰的青豆也美味可口。现在镇上不少人家都靠粽子和薰青豆发了财,那时,粽子有人卖,薰青豆还不是商品。我父亲不善做小生意,卖酒酿或卖蒸糕,都卖不了多少,还是拿回来自己吃。他便与人合伙开过一爿米店。后来粮食统购统销,小米店也经营不下去了。

 正在我父亲束手无策的时候,家里又发生了一次很大的变故。1953年,人民政府惩治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我父亲信仰同善社,一家人都已经在派出所登记申明退出。但是,不知道是哪个邻居,把我们家过祀节——祭祀祖宗说成是还在活动,我父亲于是蒙冤入狱。我父亲入狱时肺上是有病的,可能还是肺结核。我曾为母亲念过一封父亲从狱中寄出来的信,信中说到他在狱中有医生给他治病,这体现了人民政府的人道主义。我母亲也就宽心了些。几个月后,因我父亲有病,允许保外治疗。回家后,我父亲也服了几帖中药,无济于事,不久就病逝。

朱家角镇自明代起就有五教并存的情况。这在我家也可见一斑。我的祖父是牧师,不知是信天主教还是信耶稣教,我只知道在漕江南岸的是天主堂,在北岸有耶稣堂。我的祖母却拜观世音菩萨,逢初一月半要吃素。我父亲又信同善社,母亲则跟着父亲信。我父亲给乞丐施舍是很慷慨的。我想我父亲信同善社的原因,一是相信亡灵能升天,二是只为行善积德。这同善社的堂里有一个据说从茅山来的道姑,姓王或黄。近解放的时候,那道姑居然也关起门来辟谷,我是不相信有这种事的。我见到父亲曾交给母亲一香烟罐筒里盛的很小的丸药,说是防战乱饥荒,服一粒可以耐一天饥饿。解放后,我们家没有断过粮,这药丸也从来没有用过。我感觉到那是骗人的把戏。父亲常谈起同善社的教主,称师尊。他曾花钱请师尊在一红条幅上写了一个“吴”字。甚是得意。过年时,就把那红条幅挂在堂上祭祀,代替了原先应该挂的祖先的遗像。祖母故世后,父亲花钱为祖母在社里捐了一个“护法”的称号,在丧礼以及做“五七”时又请和尚,又请道士很隆重地做法事。他自己为祖母念了无数遍“金刚经”、“大藏经”烧化。这经好像又是佛教的经书。

 父亲入监狱,使我在思想上倍受压抑。初一时,我当选过少先队中队长,获得过奖学金。以后,学校把奖学金改为助学金,尽管我们家经济在最困难的时候,我已经不敢奢望了。父亲的入狱,对我也有积极的影响。首先是激励了我发奋学习,以求能早日工作。另一点是使我接受了无神论的观点。当今鬼神产业大兴利市,什么金元宝、银元宝、冥国银行、冥金条、冥银元、冥币、冥美钞、冥港币、泉州别墅(九泉之下的别墅)、冥府的汽车、电器…甚至还有家仆、二奶,无所不用其极。我只觉得荒唐可笑!我不知道冥府是怎样解决石油和电力的供应的。

文革结束后,知青返城。让我啼笑皆非的是从云南返城回沪进了公安系统工作的外甥告诉我,说是有同事告诉他,他的外公(我的父亲)其实没有一点问题。我的一个外甥交大毕业,本来可以到海军服役,因为我父亲的事,后来分配到贵州。文革结束后,另一个外甥被派往英国考察,我三姐也曾出访过巴基斯坦。如果说我父亲真有问题,我想那是不可能放行的。

我现在想,我父亲的无辜入狱,可能对他的家庭生活重担是一种解脱。后来重担就落在我母亲的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