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小学生活  

2008-04-25 15:0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蓝坊场往东走100米左右,再拐向南走,经过一座很小的水泥桥(文昌桥),不过另一座高的桥(八字桥),再往前。走不多远就是雪葭浜小学。解放后,曾改名为镇第二中心小学校。学校坐南北向。走进校门有一个大屏风。解放后,屏风上写着“爱祖国、爱人民、爱学习、爱劳动、爱科学”五行大字。这“五爱”的思想,以后影响着我的一生。

我5岁(实4岁)就进学校的幼稚班。幼稚班教室在操场的南边,礼堂的西首。教室南面是一排落地长窗,窗外是一个专供幼稚班儿童活动的小操场。冬季里,打开长窗,和煦的阳光照在教室里,让人倍感温暖。我只记得老师姓余,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小朋友在教室里拉出了一条蛔虫,就再没有其他印象。一、二、三年级的教室还依稀记得,其他的事已完全记不起了。四年级时,因调皮,我被值日生罚立过一次壁角,被老师责打过一次手心,我不以为然。而有一次,老师冤枉了我,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堂兄结婚,我祖母帮着剪喜字,我在旁边看着,也学会了利用轴对称原理一刀剪出个心形。第二天,我在教室里炫耀我的的本领,让老师看见了。那位女老师说了一句我感到莫明其妙的话,意思是我那么年幼,怎么也想到“爱”上去了。后来听说那位老师结婚了,我才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那真是冤哉枉也了。其实我这个人情商特低,可能因为多看武侠小说的缘故,封建思想特深。高中时,我因为不愿意和女生坐在一起,曾被现在尚健在的朱津老师叫到办公室克了一顿。原来当时老师是以己度人了。

四年级那时,我实足9岁,好像我的记忆力有了一次飞跃。记起的事特别多。比如说,我每天早早上学,争取前三名,在一块小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比如每天早晨要在礼堂内背诵中山先生遗嘱,第一句是“余致力于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最后一句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至今还记得。比如,有一天升国旗,那国旗竟升反了,被住在关帝庙的国民党守军发现。幸亏升旗手是教导主任蔡梧才先生的儿子,事情也就波澜不惊过去了等等。

 去年汪一鹏先生弟兄三人来沪团聚,在青浦东风旅馆住宿,打电话给我,约我叙旧。他是我小学和初中时的同学,也是邻居。他们兄弟三人同一年考入大学,一直是我向往的楷模。他上学时年龄比我还小,他首先想到的是我们一起在操场上玩“打仗”的情景。因为他人最小,所以他常常是被别人抬起。“打仗”分三人一组,两个人把手交叉着挽住,让一个人骑在手臂上,两组以上就可以玩了。大家抬起人互相“冲锋”后撞击,哪组先跌下来算输。小学时,潘国光、倪全福、他和我四个人因是邻居,年龄相仿,最是要好。我则想起了冬季里,我们上午一下课就到操场西北角上“轧梢头”的情景。太阳从东南方向升起,西北角是最暖和的地方。大家都往那里挤,一层又一层,挤在里边的要用力顶住,外边的要用力往里面挤,大家一会儿就都感到暖和了。最冷的时候,学生就不做早操了。体育老师带着学生们在操场上跑圈,我跑上几圈就气喘吁吁了。平日里,一下课,男生就抢着往外跑,爱打乒乓的学生抢乒乓桌,抢排队。因时间短,只打三个球,胜的“摆大王”,输的要下,轮着上得排队。我是上不了乒乓桌的,只能抢“造房子”的地盘。所谓“造房子”,就是在礼堂的方砖地上划上两行共12块方砖,提起一只脚在方砖上一块块挨着跳,不准踩线。一边数数。跳到第10块就往回跳,“不坏”就算造造房子成功。坏了的要罚下,成功的有资格轮着再一次游戏。现在细想,这样玩,既活动了身体,又温习了计数,对增进脚力和智力是很有益的。夏季里,我们有时也在树荫下的泥地上玩“划地盘”,先用水果刀在地上划一个大圈,然后,轮流由一个人用力把刀刺进地里,刀立直就可以在圈子里划一块归自己的地盘。分到后来,要分的地盘越来越小,就不容易立直刀了。往往上课的铃声也响了。打弹子,滚铜板,学校是禁止的,可能是不卫生的缘故。我们只有在放学后玩。我没有铁环,看着有的同学在操场上滚铁环,心里就痒痒的,十分羡慕。有人送过我一把多用折刀,刀把上装有大刀、小刀、小锯子、开汽水瓶的扳手,还有螺旋钻头和锥子,这曾是我梦寐以求的。玻璃弹和演片则是我积攒的“财富”。我还饲养过蟋蟀、唧铃子、蚕、洋虫、白老鼠。养蟋蟀要瓦盆和竹管,养唧铃子要用黄明胶胶玻璃盒子,养蚕要采桑叶。一开始,没有桑叶,我就用屋后的蚕豆叶子喂。我二姐胆子大,蚕吐丝的时候,她竟敢把活蚕吞下去。养洋虫要到中药店买“路路通”作房,买红花作被,买冰片红枣作饲料,红枣当然不一定在药店买。那虫儿跟虱子一般大,据说吃了可以补身体。我不敢吃活蚕的,但那活的洋虫我也敢吃。养白老鼠要有笼子,笼子里装有一排轮子,白老鼠踏着轮子嬉耍,是很逗人的。

上五年级时,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数学课上,老师辅导应用题。有一道题跟前面的一道题有联系,老师没有看出来,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举手给老师指出了。老师表扬了我。以后,我在教学实践中,也常常欢迎学生质疑。我的青浦口音讲普通话,有时发音不标准,由学生纠正则是常有的事。

那时已经解放了。一次,学校组织学生出去游行。天阴沉沉的,可能要下雨。老师有些犹豫不决,学生们则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我也插嘴说了声“落铁也要去”,结果被老师狠狠训了一顿。其实那时我只是在表现自己学会了一句大人的话。可以说明我在那个年龄时,已经能模仿大人的夸张性的假言判断了。

 那时, 我很喜欢上劳作课。折纸,我自小就在祖母那里学过,课上折了纸飞机,下了课大家就斗吹纸飞机。老师让我们把蜡光纸裁成细条,用两种不同颜色的细纸条编织各种不同的图案,还可以编出字来。老师还教会了我利用重心原理,用鸡蛋壳做不倒翁,用马粪纸、蜡光纸制作能站立的鹦鹉等,这对我动手能力的培养很有好处。我上六年级时,学习苏联的办法,教室里的座位分四个小组。八个人一组,围着坐。有一次,学校评学生的“五爱”表现,评到我是否“爱人民”时,我心里有些着急,我怎么证明我爱人民呀!后来,我想到我哥哥是工人,工人当然是人民了,也就算合格了。我私下心里想,要是我哥哥不是工人,那么我真的无法证明我“爱人民”了。还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一次我和同学们一起去英语老师家。英语老师姓齐或徐。我们家乡人是“齐、徐”“黄、王”“何、胡、吴”不分的。我是个近视眼,一不小心竟把老师桌上的一瓶墨水打翻了,心里很害怕。老师不但没有责备我,还安抚我。这让我大受感动!我母亲的宽容和这次老师的宽容对我性格形成的影响很大,以后,我一生也坚持“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原则。还有一次,我在上午第四节课上讲了话,老师是教务主任,他看看时间到了,还没有打铃,就罚我去打铃。我感到有些得意,就是人太小,站在门槛上还是够不到铃绳,幸好校工赶来,才解了我的尴尬。

在那一年里,每天上午做好课间操后,就有老师上台表现节目。潘义质老师会变戏法(魔术),这让我有些着迷。他的木工活相当好,他在台上介绍了他自己制作的铅笔盒让学生买,铅笔盒很精致,盖是抽拉的,还上了油漆,画了画。我敬佩得五体投地。那时,我就暗下决心,立志当一个教师。那一年,老师还带我们在学校围墙外河边的狭长空地上种青菜,后来我就在自家屋后的空地上种蔬菜,对我“爱劳动”习惯的养成起了作用。1951年春季,我们学生还在老师带领下下乡治螟,没有农药,就用手捉。我们下乡,学解放军战士的样子,用绳子把被子捆成背包,得自己背着下乡。想想现在的孩子,书包很重,由祖母帮助背着上学已是城市的一道风景,无疑是十分幸福的,但缺乏刻苦耐劳的锻炼,也是让人担心的!

让我终身难忘的还有那时我的音乐老师,他叫王瑞林。那时没有音乐课本,王老师刻印歌谱发给我们,歌谱上那正方体的字简直就跟铅印的一样。这为我以后识谱能力的提高无意之中打好了基础。后来,听说王老师调到县体委,又听说王老师是县里第一批学开摩托车的人,而不幸殒命于车轮之下了!呜呼哀哉!

我的小学生活 - 布谷 - 我的博客

                          雪葭浜小学(解放后是第二中心小学)校门

我的小学生活 - 布谷 - 我的博客

            高低桥(高桥由古老的朱家角桥翻修而成,现在又建了闸门。低桥下面

    的断头浜已经填平成路,只剩桥栏杆还在。水泥桥栏下已经是石驳岸。)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