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王昶传  

2008-04-22 18:4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古镇朱家角的城隍庙往西走,不要过平安桥(戚家桥),也不要过永丰桥,再往前走不多远,在西瑚街24号有王昶纪念馆。对面是大清邮局。

王昶(1725~1806)  清乾隆朝显官,著名学者,金石学家,字德甫,号述庵,又号兰泉,朱家角人。他与同朝为官的钱大昕、刘墉,并称“乾嘉学派”领袖。他的高祖懋忠是几社成员,与夏允彝、陈子龙相交甚厚,崇尚气节,以诗书传家。父亲士毅是纯厚长者,辑有《百世师录》,从楚屈原至明史可法等殉节诸臣,共收录120人。在王昶十岁时,每夕授以一篇,使录而诵之。士毅早逝,家境清寒,母亲钱氏“以纺织佐口食”。王昶少有大志,写《固穷赋》以自勉。乾隆十九年,王昶29岁,中进士,乾隆二十二年皇帝现巡,获召试第一,授内阁中书,协办侍读,入军机处,后又擢刑部郎中。乾隆三十三年,因“言两淮盐引事不密”而被罢职。时大学士阿桂奉命总督云贵,他十分器重王昶的才干,奏请随行佐事,任总督军营参赞。阿桂所有文书均由王昶起草。三十七年又随阿桂入川,至四十一年,大小金川平定,王昶加军功十三级,记录八次。凯旋后,皇帝赐宴紫光阁,旨称其“久在军营,著有劳绩”,擢为鸿胪寺卿,赏戴花翎,在军机处行走。不久又升为大理寺卿、都察院右副御史。

王昶为人正直,执法不阿,深得乾隆帝信任。乾隆曾赞许他“人才难得”。地方上哪里出问题,就派他去那里处置。乾隆四十三年至五十三年,先后出任过江西、直隶、陕西按察使,云南、江西布政使。在江西,王昶要求府县力行保甲,严禁族祠械斗。他坐堂六十日,决狱百余件。在陕西,缉贼平乱,使奸宄无处窜匿。在云南,他就错综复杂的铜矿开采问题,写下了《铜政全书》五十卷,使补救之方,调剂之术,可考而知。

64岁,王昶奉调入京,任刑部右侍郎。他不畏权势,秉公执法。翌年,高邮巡检陈倚道密揭本州书吏假印重征,江苏巡抚知而不究,纵容包庇。乾隆派王昶和兵部尚书庆桂同往勘查。勘得重征实情后,不但知州下狱,连巡抚、总督也被撤职查办。

乾隆五十七年,奉旨主承天乡试,因不选和shen之侄,引起和shen的嫉恨。和shdn无中生有,硬说乡试有弊,奏请复试。由于是科所取之士均有真才实学,王昶未被扳倒。王昶因此生归乡之念。乾隆五十九年春天,举家南归,回到朱家角雪葭浜他的三泖渔庄。

在民间有这样几个传说:一次,王昶回乡探亲,轿子过一处驿馆,恰好遇到一个典吏(吏比最小的官还低)到任,王昶叫停轿相让。那典吏的随从叫王昶出轿,不断呵斥。王昶慢慢地下轿来,花翎十分鲜艳。那典吏十分害怕,匐伏在地上,等王昶轿子离开了,才敢起身。一次,王昶因守孝在家乡居住。他到苏州拜访巡抚,未带随从。他雇了一顶小轿到了抚衙,命轿夫投送名帖。轿夫不敢上门投帖,不肯从命。王昶就下轿自己投帖。巡抚大开正门亲自迎接,十分恭敬。轿夫们很害怕就逃走了。王昶拜访结束后,到处寻找轿夫都找不见,他也就步行回家。还有一次,王昶当了刑部右侍郎后,回家探亲,穿着便服过江,一路上的人都不认识他。恰逢当地的巡检新到任,乘着大官船,鼓号齐鸣,声势浩大。王昶坐的小船不慎碰了一下大船,大船上的随从们发火叱责小船上的人无礼。王昶就送上一名帖,并写了一首诗在上面。那诗是:“若大灯笼若大船,锣声隐隐震船头。问君此去官何职?走尽江南未入流。”那巡检读后吓得脸色发白,长跪谢罪,王昶大笑着离开了。

王昶一生成就不仅在仕途,更在学术。他“于学无所不究,名满天下而不立门户”,治学严谨,虚怀若谷。他好金石考古之学,几乎花了大半生的精力收罗商周铜器及历代碑刻拓本1500余种,编成《金石萃编》160卷。他著《春融堂集》69卷。他编辑了《湖海诗传》46卷。他还编有《湖海文传》、《明词综》、《清词综》各一部。嘉庆八年又续刻《国朝词综二集》共八卷。他参与纂修《大清统一志》、《续三通》。乾隆四十六年,因守孝回家乡,在万寿塔院主修过《青浦县志》。辞官后,主修过《西湖志》、《太仓州志》。他编撰的《天下大事书院总志》,则是教育方面的一大成就。

王昶在朝为官数十年,两袖清风。他没有显赫豪华的宅第。嘉庆四年,朝庭为追究云南铜政亏空,凡20年内在云南任职的督抚藩使,不分青红皂白均要负责分赔,总数达银两百万余两。分到王昶名下有2万两,逼得他不得不变卖旧宅抵偿,将全家搬入宗祠栖身。他在《将移居宗祠作》一诗友中写道:“一檄来征百万钱,渔庄旧宅计难全。过桥翻喜移居近,入室犹喜奉祀便。半屋更无留榻地,一蓬剩有钓鱼船。如痴似梦真堪笑,,已别滇池十五年”。

1806年,王昶病逝于宗祠。笔者有幸童年曾数次去王昶宗祠游玩,那里住着我的一位同学。破败的几间平屋,却让我对王昶先辈的敬仰油然而生。今摘录《朱家角镇志》上有关王昶的传记,以飨网友。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