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一个教书匠,退而不休

 
 
 

日志

 
 
关于我

一生是个教书匠,曾在朱家角民办中学、新疆建设兵团农一师十六团三中、上海海丰农场胜利、前锋、海丰中学,新海农场中学、小学、职校任教。大专学历、中语一级职称。退休后教育热情不减,又在青浦蓝天学校打了两年工。近来在青浦 区老年大学戏曲班当琴师,朱家角镇阳光家园志愿者。青浦区作家协会会员,网易28级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祖母这一代人  

2008-03-29 10:3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母这一代人 - 布谷 - 我的博客

 

  现代的人常常一顿早饭要丢下几样垃圾:塑料盒,塑料杯,塑料袋、还有吸管什么的。从商场回来,小包装、大包装、包装袋一层又一层。一次性用品泛滥,年深月久,就遍处白色污染,贻害无穷。想想我祖父母一代及之前的人,一生取用的资源微乎其微,也不给世界留下任何一点祸患。衣食住行,穿的是麻棉皮帛,都是由绿色植物利用阳光的能量生成。吃的是米豆瓜菜,过节时,也买一些鱼、虾、鲜肉,蛋和鸡则是自己在后院饲养的。烧的是稻草,稻草灰和粪便全都由农民收走,用作肥料。住的是砖木结构的房屋或草屋,可以修葺翻新。出远门则坐用人力摇橹、划桨或风帆推进的船。那时候,家人把碎玻璃和碎布头攒着给孩子换糖吃,那糖是用饴糖做的,白色,要用锤子敲打才能斩下薄薄的一小块来,人们就叫那糖为斩白糖。

 我祖父在我出生前已去世,只有祖母的印象。祖母姓袁,练塘人。那时的年老妇女都穿深色大斜襟的上农、大裤腿的裤子或裙子,菱角般的小脚,一头白发,常戴着一顶像两片瓜子般那样的黑色帽子,后边露着发髻。祖母十分慈祥,我从未见过祖母端坐在堂上过,像我大姐的婆婆那样。从未见过祖母大声呼么喝六的,也从未见过祖母跟邻居、跟母亲间有什么争执的。祖母识字不多,却知书达理。我幼时常见她坐在小矮凳上帮助家里纺纱,妈妈做饭时,她老人家就坐在灶下帮助烧火。那时候镇上的人都烧稻草,灶前烧菜时,灶后有个人帮助烧火,灶上的人可以打理些别的事情。冬天天冷,那时,我也很喜欢挤在祖母身边烤火,学会了打草结、烧火。饭烧好后,还常常在灶堂里放一个草结,煨一罐放上几颗红枣的鲜粥或煨一个红薯,吃起来是十分惬意的。冬天取暖主要靠脚炉。脚炉是铜制的,盖上有许多透气的孔。脚炉用砻糠或木屑作燃料,在做饭烧火时,放一些未燃尽的火灰在脚炉里,翻到砻糠或木屑底下,上面再放上火灰,就可以烘手烘脚取暖了。下雨天,脚炉生火后放在用稻草编扎的窝囤里,孩子的尿布都是靠脚炉来烘干的。

祖母60多岁就已经显得很苍老了,不像现时许多七、八十岁的人还那么精神。我想这应该跟那时候的人只求有饭吃,不知道什么营养、维生素、微量元素等科学知识有关。我小时候,家家每到入冬,就要腌咸菜,腌的是雪里蕻和青菜。这雪里蕻菜特鲜,腌在一起,也让青菜也有了鲜味。这咸菜要吃上一冬一春近半年时间。这咸菜卤可以制臭豆腐、臭青菜头、臭醢菜梗,可以煮咸汁蛋、燉咸汁蛋,燉咸汁豆腐,都是风味美食。腊月里,有钱人家还会腌一点鲤鱼和猪腿、猪肉,也可以存放一年。年底,家家都要磨糯米粉蒸糕做团子,这“糕”谐音“高”,寓“年年高升”的意思。这团子寓“一家团圆”的意思。这腊里磨的粉也可以放上一年。春分以后,青菜抽苔时,家家就腌菜苋,藏在甏里,甏口用泥巴密封。现在许多人家就腌在盐水瓶里。这咸菜苋,吃上一年都不坏。夏天里,家家自己制酱,用生瓜、地瓜腌酱瓜或晒瓜干,还腌咸鸭蛋。瓜干在夏天里吃,酱瓜和咸鸭蛋也可以吃上一年。秋季里,毛豆(籽实还不够成熟的黄豆——大豆)上市,家家都要炽青豆,上海人叫薰青豆。这薰青豆现在已经是朱家角镇的名牌美食了。

祖母60多岁已经没有牙齿,是吃不下咸菜、瓜干的,一入冬,家里就给祖母腌制一瓷缸霉豆腐。制法是先让豆腐在灶上捂出白毛,然后浸在凉了的盐开水里,放上一些香菇。这霉豆腐像店家出售的乳腐一样,很鲜美,适合没牙的老人享用。

夏季傍晚,洗过澡、吃过晚饭,我们东屋三房人家的人,就在老厅前的庭院里乘凉。这时候祖母也给我们讲故事,什么卧冰求鱼啊,囊萤映雪啊。平日里祖母有空就教我们折纸,折猴子、乌篷船、鸟、桌子什么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祖母还教会了我和妹妹、弟弟搓线。把破袜子的纱拆下来,搓成较结实的可以纳鞋底的线。这种女孩子学的活,一开始,我只是好奇。后来,母亲就让我帮她搓纳鞋底用的线。无意中,这对我勤劳俭朴和动手能力的培养起了作用。

祖母有时候头晕了,就切一片姜贴在额上,常跟我们说,祈求“一个头晕就动身”。我父亲对祖母是很孝顺的,祖母逝世后,父亲把丧仪办得很隆重,“五七”还做了法事,放了水灯。父亲和母亲还自己念了《金刚经》什么的烧给了祖母。抗战胜利以后,我们家的生活有了一点起色,祖母是在很安宁的心境中“动身”的,这让我们做后人的感到很欣慰!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到苏杭枉为人”,祖母常常叨念着这两句话。她老人家心中有一个去苏州和杭州烧香的愿望,可能直到祖母逝世,这愿望也未能实现,还是带着些遗憾动身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